一千零一夜渔翁魔鬼和四色鱼的故事

2018-02-0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很久以前,有个年纪很大的渔翁,每天靠打鱼坚持日子。老渔翁一家除了老婆之外,还有三个儿女,都靠他供养,因此家里很赤贫,日子困难。他虽然以打鱼为生,但是有个古怪的习气,每天只打四捕鱼,历来不愿多打一网。

  有一天正午,老渔翁来到海边,他放下鱼笼,卷起袖子,到水中去安置了一番,然后便把网撒在海里,等了一瞬间,他开端收网。鱼网很沉重,不管他怎样用力也拉不上来。他只好回到岸上,在岸边打下一根木桩,把网绳拴在桩上,然后脱下衣服,潜入海底,拼命用力,最终总算总算把鱼网收了起来。然后,他欢欣鼓舞地回到岸上,穿好衣服,朝网里细心审察。网里却只有一匹死驴子,鱼网也给死驴弄破了。

  看见这种状况,他感到沮丧,叹道:“毫无方法,只盼全能之神安拉拯救了。网起这种东西,可真是古怪呢!”所以他吟道:

  “黑夜哟!在逝世线上奔波的人呀,

  你别过火劳累,

  衣食不是只靠劳力换来的呀。

  莫非你不曾看见,

  在星辰辉映下的海空下面,

  渔夫站立在海边,

  注视网头——

  波澜冲刷着他?

  夜里,他守着网和鱼。

  清晨,

  不受北风侵袭的人却享受鱼肉。

  操纵呀,

  你给这个人享受,

  叫那个人哭泣;

  你叫这个人辛劳,

  却让那个人享受……”

  吟罢,渔翁心境郁郁地自语:“再打一网吧。托安拉的福,我或许会得到酬劳的。”

  渔翁整理一番东西,拧干网,带到水中,一边说:“凭着安拉的名义,”一边把网撒入海中。待网落到海底好一瞬间后,这才着手收网。这次网却更重,如同现已捕到大鱼。他系起网绳,脱掉衣服,潜入海底,费尽心机把网弄上岸来。但是一看,里边却仅仅一个灌满泥沙的瓦缸。

  他感到十分苦楚、失望,怨忧地吟道:

  “暴怒的命运哟!

  你为何不愿止住,

  能温文些吗?

  我奔波繁忙,

  但衣食之源却已断绝。

  许多粗鲁、愚昧之徒啊,

  飞黄腾达,

  知书识礼的人啊,

  却一文不名。”

  渔翁不甘心,抛掉了瓦缸,清洗了鱼网,拧干水,向着上天祈求一番,然后又一次下到水中,撒下网,紧紧地拉着网绳。网儿落入水中多时,他才开端收网,但是这次网收起来,却全都是破骨片、碎玻璃和各式各样的贝壳。这使老渔翁愤恨极了。他不由得哭泣,悲伤肠吟道:

  “这就是你的衣食,

  不受你的约束,

  不让你生存。

  记住!学识不会给你衣服,

  书法不能供你饮食。

  衣食是命运注定的,

  没有空子可钻。

  一只鸟儿翱翔、回旋扭转,

  从东飞到西;

  另一只安睡窝巢,

  却享受锦衣玉食的日子。”

  他昂首望着天空,说道:“安拉啊!我每天只打四捕鱼,您是知道的。今日我已打过三网了,可依然没有打到一尾鱼儿。安拉啊!求您把衣食赏给我吧,这但是我最终一网了。”他想念着全能之神安拉的台甫,把网撒入海中,等它落到水底好一瞬间,才着手收网,依然拉不动,网儿如同和海底连成一体似的。他叹道:“毫无方法,只盼安拉救助了。”所以他吟道:

  “呸,这个世道!

  长此下去,

  咱们会在灾祸中叫苦,

  在这样的年代,

  你纵然安全度过清晨,

  夜里便会饮苦楚之酒。”

  渔翁脱下衣服,潜到水里,探索尽力了一番,总算把网从海底弄出来。翻开一看,这回里边是个胆形的黄铜瓶。瓶口用锡封住,锡上印着苏里曼·本·达伍德①的印章。望着胆瓶,渔翁满面笑容地自语道:“这个瓶儿拿到市上,准能够卖十个金币呢。”

  他抱起胆瓶摇了一摇,胆瓶很沉,里边好像装满了东西。他喃喃自语地说道:“这个瓶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凭安拉的名义立誓,我要翻开看个清楚,然后再拿到市上去卖。”他抽出身上的小刀,渐渐剥去瓶口的锡,然后把瓶倒过来,握着瓶颈摇了几摇,以便把里边的东西倒出来。可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渔翁感到十分古怪。

  等了一会,瓶中冒出一股青烟,飘飘荡荡地升到空中,继而充满在大地上,逐步又收缩成一团,这股青烟最终凝集成一个魔。他蓬首垢面,身高如山,站在渔翁面前:堡垒似的头颅,铁叉似的手臂,桅杆似的双腿,山洞似的大嘴,石头似的牙齿,喇叭似的鼻孔,灯笼似的眼睛,奇形怪状,既凶暴又丑陋。

  渔翁被这个魔鬼的怪姿态吓得全身颤栗,磕着牙齿,口干舌燥,哆哆嗦嗦,呆呆地不知怎样办了。一瞬间,他听见魔鬼说道:“安拉是仅有的操纵,苏里曼是他的信徒。安拉的使者呀!我再也不敢违反你的旨令了。宽恕我吧。”

  “你这个叛徒!你说苏里曼是安拉的信徒。”渔翁道:“苏里曼现已过世一千八百年了,现在已是苏里曼身后的末世纪了。你这奇形的魔鬼怎样会钻在瓶里呢?通知我吧。”

  “安拉是仅有的操纵!渔翁,我给你报个喜吧。”

  “你要给我报什么喜?”

  “什么喜?我要上狠狠地杀死你呀。”

  “我把你从海里打捞到陆地上,从胆瓶中开释出来,救了你一命,你为什么要杀我?莫非我救你犯了什么罪行吗?”

  “通知我吧,你期望挑选什么死法?期望我用什么方法处死你?”

  “我究噶耸裁醋铮阋庋源夷?”

  “渔翁,你听一听我的故事,就会理解了。”

  “说吧,通知我吧,莫非我的魂灵沉到脚底下去了?”

  “渔翁,你要知道,我本是凶恶异端的天神,恶贯满盈,曾与大圣苏里曼·本·达伍德刁难,违反他的教化,因此触怒了他。他派宰相白鲁海亚把我捉了去。其时大圣苏里曼劝我皈依他的教化,但是我不愿,所以他叮咛拿这个胆瓶来,把我禁闭起来,用锡封了口,盖上印,然后指令神们把我投进海里,不得出面。

  我在海中烦闷地度日。第一个世纪的时分,我暗里想道:‘谁要是在这一百年里挽救我,我会酬谢他,用我的才干使他终身荣华富贵。’但是一百年曩昔了,没有人来救我;第二个世纪,我说道:‘谁要是在这个世纪挽救了我,我会用我的才干,替他开发地下的瑰宝。’可依然没有人来救我;第三个世纪,我想:‘谁要是在这个世纪挽救我,我会酬谢他,满意他的三个期望。’如此,整整过了四百年,一向没有人来救我。这时分我十分生气,立誓道:‘谁要是在这个时分来挽救我,我要杀死他,不过我能够让他挑选死法。’而你却正是在这个时分救了我,因此我要杀死你,但我让你自己挑选死的方法。”

  “啊!天啊!我怎样会在这个日子来挽救你呀!请你宽恕我吧。你不杀我,全能之神安拉会宽恕你。他会协助你打败你的仇人呢。”

  “我非杀你不行!通知我吧,你期望怎样死?”

  “我救了你的命,莫非你就不能看这点情面饶了我吗?”

  “正由于你救了我,我才要杀你哩。”

  “魔爷,我好心对待你,你却这样酬谢我?唉!古人的话确实是正确的:

  咱们对他们做了功德,

  他们却以怨报德。

  用我的生命立誓啊,

  这是娼妓的行为。

  对不该行善的人行善,

  结局将像维护豺狼相同悲痛。”

  “别多说了!你是非死不行的。”

  渔翁失望之余,心想:“他不过是个魔鬼,而我是堂堂的人类。全能之神安拉给了我人的才智,我应该用策略抵挡他呀,我将以策略和沉着,压倒他的妖气。”所以他对魔鬼说:

  “你真的必定要杀我吗?”

  “不错。”

  “我以全能之神安拉的名义求你,我来问你一件事,你有必要说实话。”

  魔鬼一听安拉的台甫,登时手足无措,哆嗦不已,说道:“好的,你问吧,说简略些。”

  “最初你是住在这个胆瓶里的,这真是古怪极了。这个胆瓶,按理说它连你的一只手也包容不了,更包容不了你的一条腿,它是怎样包容你这样巨大的身体的呢?”

  “你不信任最初我就在这个瓶子里蚂?”

  “我没有亲眼看见,绝对难以信任。”

  这时分魔鬼就得意起来,他摇身变为青烟,逐步缩成一缕,渐渐地钻进了胆瓶。

  渔翁比及青烟全都进入瓶中,就敏捷捡起盖着印的锡封,塞住瓶口,然后大声说:“通知我吧,魔鬼,你期望怎样死法?现在我决计把你扔到海里,而且要盖间房子,在这儿住下,从此不让人们在这块海面打鱼。我要通知人们,这儿有个魔鬼,谁把他从海里打捞出来,就有必要自己挑选逝世的方法,被他杀戮。”

  魔鬼的身体禁闭在瓶中,要脱身而出,却被苏里曼的印章挡住,无法再回到外面来,这才知道自己受了渔翁的骗,惊惶之余,他说道:

  “渔翁,我是跟你恶作剧的。”

  “下流无耻的魔鬼呀!你这样扯谎真是可笑。”渔翁把胆瓶拿到岸边,准备扔到海里去。

  “不,我不敢扯谎。”魔鬼尽量表示谦和,说好话,继而问道:“渔翁,你计划怎样处置我呢?”

  “我要把你扔到海里。假如说你在海里才住了一千八百年,那么这回你会住到世界末日的。我对你说过,假如你不杀我,安拉会宽恕你,协助你打败仇人,你却不听我的劝,非以怨报德不行。如今安拉叫你落到我手里,我就绝不会跟你讲仁慈了。”

  “饶了我吧,让我好好地酬谢你。”

  “该死的魔鬼哟!你还想诈骗我呀。假若你不存心损害我,全能之神安拉必定会宽恕你的。但是你全神贯注要害我,我当然要把你装入胆瓶,抛入大海,闷死你呀!”

  魔鬼乞求道:“凭安拉的名义,你不能这样做!我虽然做了违反良心的事,但你是仁慈的人类呀,你应该宽恕我。古人说得好:作恶者以怨报德,他的坏行为将使他自作自受。”

  “你别说了,我必定要把你投入海里,让你永久没有出面之日。最初我那样对你苦苦乞求,低声下气,你却必定要杀我。我挽救了你,救了你一命,你却以怨报德,非杀我不行,可见你是坏透了。我不只需把你扔进大海,而且要把你的坏行为通知人们,让人们警惕,以免一旦打捞着你时,犯和我相同的错误。我要叫你永生永世,沉入海底,遭受种种苦楚,直到世界末日。”

  “渔翁,放我出来吧。这正是你讲仁义的时机呢。我向你赌咒,往后我绝不损害你,而且还要给你相同东西,它能使你发财致富。”

  渔翁总算被魔鬼说动,接受了魔鬼的要求,他们约好:渔翁开释魔鬼,魔鬼不行损害渔翁,而且要以他的才干酬谢渔翁。

  魔鬼以安拉的台甫发过誓,渔翁总算信任了他。渔翁翻开瓶口,那一股青烟又从瓶中冒了出来,飘飘荡荡地升到空中,逐步集合起来,变成那个狰狞的魔鬼。魔鬼一脱离胆瓶,当即一脚把胆瓶踢到了海中。

  渔翁见魔鬼把胆瓶踢到海中,吃了一惊,认为这回自己非受害不行了,暗自叹道:“这不是好征兆呀!”继而他鼓起勇气说:“魔爷,安拉说过:‘你应失约,由于约言将是要受检查的。’你同我有约在先,立誓不诈骗我,你不违约,安拉就不会赏罚你。由于安拉虽然宽恕,却从不疏忽大意。”

  魔鬼哈哈大笑起来。

  笑毕,他拔脚向前走,边走边说道:“渔翁,跟我来吧。”

  渔翁和四色鱼

  渔翁颤颤兢兢地跟在魔鬼后边,他不信任自己能够脱险。他们径自向前,通过一片片市郊,跳过一座座山岭,来到一处宽阔的山沟,谷底有一个明澈的湖泊。

  魔鬼涉水入湖,对渔翁说:“随我来吧。”所以渔翁跟着魔鬼下湖。

  魔鬼站在下边,叮咛他张网打鱼。渔翁垂头一看,只见湖底游着白、红、蓝、黄四色鱼儿,不觉反常惊讶。所以取下网,撒在湖中,一网下来,打了四尾鱼,正好每种颜色的鱼各一尾。

  渔翁看着网中的鱼,感到十分快乐。

  魔鬼对他说:“渔翁,你回去的时分,把鱼送到宫中,献给国王,他会使你发财致富的。以安拉的名义立誓,现在我只能用这个方法酬谢你,请宽恕吧。我沉在海中足足等了一千八百年,才得见天日,应该酬谢你。往后你每天只消来湖中打一捕鱼给国王,不要贪心。现在,安拉会保佑你的。”

  魔鬼说罢,一顿足,地上裂开,便陷进去不见了。

  渔翁带着四尾鱼回城,一路上想着跟魔鬼打交道的通过,感到十分古怪。

  他回到家中,取了个钵盂,装满一钵水,把鱼放入钵中。鱼儿得水,活泼起来,在钵中游来游去。他依照魔鬼的叮咛,用头顶着钵盂,送鱼进宫。国王看了渔翁进贡的四色鱼,十分惊讶,他但是生平头一次看见这种鱼。他叮咛宰相:“把这几尾鱼交给女厨子,让她细心煎吧。”

  本来宫中有个长于烹调的女奴,是三天前希腊国王当礼物送来的,国王还不知道她的身手。他让女厨子煎鱼,以便试验她的手工。

  宰相把鱼带到厨房,交给女厨子,说道:“今日有人送来四尾鱼,献给国王,主上期望你展露你的技艺,细心烹饪出来,让国王愉快地享受吧。”

  宰相叮咛完后,回到国王面前。国王指令他赏渔翁四十个金币,宰相遵命恩赐渔翁。渔翁领到赏钱,快乐万分,踉跄着跑回家中,快乐得一瞬间坐下,一瞬间站起,还认为自己是在梦中。他用赏钱买了日子必需物品。

  当天夜里,渔翁全家欢乐地过了一夜。

  宫中的那个女厨子按国王的旨意,着手将鱼剖洗洁净,支上煎锅,然后把鱼放入锅中去煎。煎完了一面,她开端翻鱼,准备煎第二面。这时,厨房一边的墙面俄然裂开一条口儿,里边走出来一位十分美丽动人的妙龄女郎,女郎身披一条蓝色绢织的围巾,戴着美丽的耳环,臂上戴着手镯,指上戴着珍稀的宝石戒指,手中握着一根藤杖。

  女郎把藤杖的一头戳入煎锅,说道:“鱼啊!还记得旧约吗?”

  女厨子被这种情形吓得昏了曩昔。女郎一次又一次重复她的问话。这时,煎锅中的鱼儿俄然一齐抬起头来,清楚嘹亮地答复道:

  “是的,是的。”接着吟道:

  “你若反目,

  咱们也反目;

  你若履约,

  咱们也履约;

  你若扔掉誓词,

  咱们也奉陪着。”

  鱼儿吟罢,女郎用藤杖一下掀翻煎锅,又从墙缝走回本来的当地,接着厨房的墙面便合拢,康复了原状。

  女厨子渐渐苏醒过来,睁眼一看,四尾鱼全都烧焦了,枯如木炭。她吃惊之余,叹道:

  “第一次出征,枪杆却先折断了。”她又急又气,又昏了曩昔。

  这时分,宰相来到厨房,见女厨子昏倒得不省人事,便用脚踢了她一下。女厨子醒过来,哭泣着,把工作的原委具体地通知宰相。宰相听了,感到惊讶,说道:“这真是一桩古怪的工作呢。”

  所以他马上派人把渔翁叫来,大声喝道:“渔翁!把你上次送来的那种鱼儿给我再拿四尾来。”

  渔翁来到湖中,下了网,又打了相同的四尾鱼,惶惊慌恐地送进宫来。宰相又一次把鱼送到厨房里,依然给女厨子,说道:“当着我的面煎吧,让我亲眼看看这种怪事。”女厨子把鱼剖洗洁净,架上煎锅,把鱼放在锅里。这一次才刚开端煎鱼,墙面马上裂开了,那个女郎又出现在他们面前,她的那种打扮和手中握的藤杖都与第一次一模相同。她把藤杖戳在锅里,说道:

  “鱼啊!还记得旧约吗?”

  跟着女郎的声响,锅里的鱼一齐抬起头来,吟道:

  “你若反目,

  咱们也反目;

  你若履约,

  咱们也履约;

  你若扔掉誓词,

  咱们也奉陪着。”

  女郎听罢,用藤杖掀翻煎锅,又回到本来的当地,墙面马上合拢,康复了原状。

  宰相十分惊讶,道:“这桩工作难以隐秘,有必要陈述国王。”所以宰相马上去见国王,把这件古怪的工作陈述了他。国王听了,说道:“我非亲眼看一看不行。”随即派人去唤渔翁,限他三天,把那种古怪的四色鱼儿再送四尾进宫。

  渔翁又诚惶诚恐地往湖中去,打了四尾鱼,及时送到宫中。国王叮咛赏了渔翁四百金币,才向宰相说:

  “来,你亲自在我面前煎鱼吧。”

  “是,遵命。”宰相答复着,马上拿来煎锅,洗了鱼,放在锅中。当他把煎锅架在火上,刚开端煎的时分,墙面俄然裂开。这次里边出来一个彪形大汉,像一头牡牛,又像是窝定族②的遗民,他手握一根绿树杖,粗声粗气地问道:“鱼啊!鱼啊!还记得旧约吗?”话音刚落,锅中的鱼都抬起头来,回道:“是呀,是呀,咱们是履约的。”随即吟道:

  “你若反目,

  咱们也反目;

  你若履约,

  咱们也履约;

  你若扔掉誓词,

  咱们也奉陪着。”

  黑奴走曩昔,举起树枝,掀翻煎锅,随即从墙缝隐去。

  国王细心审察,见鱼儿都被烧得枯如木炭,不由震惊,说道:“不能对这样的事缄默沉静不问,这鱼必定有独特的遭受。”所以他指令传渔翁进宫,问道:“该死的渔翁,你从哪里打来这种独特的鱼?”

  “从郊外山沟中的一个湖里打来的。”

  “由这儿去有多远?”

  “启禀陛下,大约半小时的旅程。”

  听了渔翁的话,国王感到惊讶。他急于想弄清楚其间的隐情,便传令部下,马上整装启航。所以,国王的人马浩浩荡荡、旗帜鲜明地开出城去。渔翁在前面带路。他们通过市郊,爬过山岭,一向来到广阔的山沟中。只见湖泊水清见底,群山环绕,里边有红、白、黄、蓝四色鱼游弋,人人都感到惊讶,由于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现象,所有人都不曾见过这个湖泊。国王问那些年岁大些的人,他们也都说:

  “咱们平生从未见过这个湖泊呢。”

  国王说:“以安拉的名义立誓,我要把湖和鱼的来历弄清楚,才肯回王宫去。”所以他叮咛部下,依山安营,并对那位精明强干、博学多智、经验丰富的宰相说:“今日夜里我想一个人静静地躲在帐中,不管公侯将相、随从仆人,一概挡驾。通知他们,说我身体欠好,不能接见,不许把我的实在目的泄漏给任何人。”

  宰相遵循指令,小心谨慎地守在帐外。

  国王换上便装,佩上宝剑,悄然脱离营帐,趁着夜色爬上高山。他一向行进到天明,并持续顶着炎热,不顾疲惫,接连走了一昼夜。第二天又走了一昼夜,到天亮时,发现远方有一线黑影,他十分快乐,说道:

  “或许我能遇到一个能够把湖和鱼的来历通知我的人吧。”

  那线黑影本来是一座黑石建筑的宫廷,两扇大门,一开一闭。

  国王高快乐兴地来到门前,轻轻地敲门,却不见回音。他第2次第三次再敲,依然没有人容许。他又猛烈地敲了一会,仍是没有人容许。他想:“毫无疑问,这必定是一所空房。”所以他鼓起勇气,闯进大门,来到廊下,大声喊道:

  “住在屋里的人啊!我是一个异乡人。我路过这儿,你们有什么食物,能够给我充饥吗?”他连喊了三四遍,依然没有人容许。

  他鼓足勇气,抖擞精神,直闯入堂屋。屋里空空荡荡,却安置得有条有理,悉数摆设都是丝绸的,十分富丽,地下铺着光闪闪的地毯,窗前挂着绣花的帷帘,四间拱形大厅环抱着一个宽敞的院子,院中有石凳和喷水池,池边蹲着四个金色的狮子,口里喷出珍珠般的清水,院中养着鸣禽,空中张着金网网住群鸟。此地现象令人纳闷,却没有一个人来和国王交谈。古怪的山岳、湖泊、四色鱼和宫廷,国王即惊讶又闷气。

  没奈何,他寂然坐在门前,垂头深思。这时分,他俄然听到一声郁闷的叹息声。声响吟道:

  “我藏起你那里的悉数,

  你却露出自己。

  打盹从我眼里逝去,

  换来了失眠。

  ……”

  国王应声站了起来,朝里望去,见大厅门上挂着帘幕。他伸手掀开帘幕,一个青年坐在暗地的一张床上,床有一尺多高。这青年是一个端倪如画、光彩夺目而且身段标致的青年,正是:

  乌发粉面的俊逸青年,

  昼夜出现在人前。

  不行否认他腮上的黑痣,

  秋牡丹都有一粒黑子呢。

  国王一见青年,欣喜若狂,向他问候。

  那个青年身体端坐着,穿一件埃及式的金线绣花袍,戴珍珠王冠,但是端倪间却锁满忧愁。他文质彬彬地向国王行礼,接着说道:“我由于残疾,不能起身迎候你,请宽恕我吧。”

  “青年人,用不着谦让,现在我是你的客人了。我是为了一桩重要的工作到你这儿来的。你能把这儿的湖泊、四色鱼和这座宫廷的来历通知我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儿?为什么这样悲苦楚楚?”

  青年人听了国王的话,眼泪扑簌簌地流下,不由得伤感地吟道:

  “梦沉沉的人啊,

  年代的操纵叫多少人倒下,

  又有多少人站起来。

  ……

  把悉数托付给人类的操纵,

  放下仇视,

  不必追溯:

  ‘现已消逝了的,为什么这样演化?’

  由于啊,命运是悉数的根源。”

  听了这悉数,国王感到古怪,问道:“青年人,你为什么悲伤哭泣?”

  “我的遭受使我怎能不悲伤呢!”他撩开袍服,让国王看他的下半身。本来这青年从腰到脚,半截身体全都化为石头了,仅仅上半身还有感觉。

  国王看到这种状况,不由悲从中来,长吁短叹着:“青年人,你把新愁加在我的旧伤上了。我本来是为了探问四色鱼才到这儿来,但是现在除了鱼的状况外,又要了解你了。毫无方法,只盼全能之神安拉帮助了。青年人,请把你的遭受通知我吧。”

  “我会通知你的。”

  “我正听着,你说吧。”

  “我自己和四色鱼有着一段古怪古怪的阅历呢,假如把它记录下来,关于后人却是很好的训诫呢。”

  “这是怎样一回事呀?”

  着魔青年的遭受

  先生,你要知道,先父曾是这个叫做“黑岛”的国家的国王,叫哈穆德。黑岛的四周群山环绕。先父执政七十年,他身后,由我承继了王位,并娶了我叔父的女儿。咱们志同道合,相亲相爱,她爱戴我,以至看不见我就不思饮食。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五个年初。一天,她去浴室沐浴,我叮咛厨师从速准备晚餐,以便她回来时一同享受。其时我在这座宫廷里音讯,两个宫女分别坐在床头床尾伺候。由于妻子不在身边,我感到心情不宁,躺在床上,曲折难眠,仅仅闭目养神。两个宫女认为我睡熟了,便闲谈起来。我听见坐在床头的那个宫女说:

  “买斯,咱们的主人不幸极了!他跟咱们这个魔法师太太一起日子,真是浪费芳华呀。”

  “是啊,愿安拉赏罚这个凶恶的女性!”坐在床尾的宫女说,“咱们主人这样芳华年少,怎样会娶了这样一个女性为妻呢?”

  “主人昏庸极了,底子就不管束她。”

  “该死的你呀!主人假如知道她的状况的话,还能不过问吗?她是背着主人在捣乱呀。

  主人每天睡前喝酒,她把麻醉剂放在酒里,主人喝了就会昏倒曩昔,当然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做了些什么事,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回来。她衣冠楚楚,打扮起来,溜出去,直到清晨才回来,然后她点着焚香,在主人鼻前一熏,主人才会清醒过来呢。”听到宫女的说话,我又急又气,脸都黑了。

  黄昏,我妻子从浴室沐浴回来,咱们摆出饭菜,一块儿吃喝。饭后咱们坐着闲谈了一阵。天晚了,我照往日的习惯拾掇着准备睡觉。我妻子一如往常,叮咛仆人给我拿来酒,亲手递给我。我接过酒后,暗暗地倒掉,然后装做昏倒曩昔的姿态,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上,似乎现已入眠。这时,我听见我妻子喃喃自语地说道:

  “睡你的觉吧,再不要起来了。我厌烦你,尤其是你的形象。我现已厌恶你了,我不知道还要忍受多久,安拉才来收走你的魂灵,叫你死去。”她说完,沉着地换上华装丽服,涂脂抹粉,打扮起来,然后,她拿了我的宝剑,开门出去了。

  我当即跳下床,盯梢我妻子出门去。只见她出了宫门,穿过一条条街巷,到了城门下,口中念念有词地咕噜了些什么,铁锁当即自己掉了下来,城门就开了。她溜出城去,我悄然地跟着她,一路追去,竟走到一群土丘中。土丘中矗立着一座堡垒,堡垒中有一间砖砌的圆顶屋子。我跟进去,爬上圆房顶监视她。本来她是来会住在屋中的一个黑奴的。这个黑奴的双唇组成一条线,朝外突出来,穿一身污秽的衣服,斜身躺在一堆甘蔗叶上。我妻子跪在黑奴面前,吻了地上,黑奴这才抬起头,骂道: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为什么耽误这么久?”

  “我的主人哟!你不知道,我和我的堂兄结过婚的呀?不过我厌烦他,不愿意跟他一块儿日子。要不是考虑你的安全,我必定会在日出之前消灭他的城市,叫头鹰和乌鸦四处叫嚣,让狐狼三五成群,而且把城中的石头全搬到戈府山去。”

  “该死的家伙呀,你还敢扯谎诈骗我吗?以黑人英豪的名义立誓,咱们黑人的豪气比你们白人可强多啦。从今往后,你还要耽误延迟、扭捏作态,我立誓跟你断绝来往,你这个龌龊、轻贱、可鄙的家伙,居然随意戏弄我。”

  看见这样的情形,听了这种说话,其时我气得昏头胀脑,整个世界好像都变漆黑了,我似乎魂灵出窍。

  其时我妻子一向站在黑奴面前哭泣,阿谀奉承地苦苦乞求:“我的主人哟!要是你怨恨我,那还有谁怜惜我呢?要是你遗弃我,还有谁收留我呢?”她悲痛哭泣着,直到黑人宽恕了她,才欢腾起来,说道:

  “我的主人哟!你这儿有什么恩赐给我吃的吗?”

  “你去翻开那个铜盆吧,”黑人说,“里边有煮熟了的老鼠骨头,你拿来啃吧,罐里有剩汤,去拿来喝吧!”我妻子公然按他的叮咛,啃了骨头,喝了残汤,然后洗手漱口。

  我看了我妻子的鄙俗行为,总算确定她是一个凶恶的人,气得想自杀。我蹑手蹑脚地从房顶溜下来,闯进屋去,拿起妻子带来的那把宝剑,抽了出来。其时我怒火中烧,一剑砍在黑奴的脖子上,认为现已成果了他的性命。

  我执剑的时分,本计划砍断那黑奴脖上的静脉和动脉血管的,但却只砍伤了他的皮肉和喉管。其时他一个劲地喘粗气,我认为他活不了了。这时,我妻子却趁机逃掉了,她并不知道是我干的。

  我把宝剑插回鞘,匆促回城,来到宫中,然后斜身躺在床上睡下。

  清晨,我妻子把我叫醒。只见她剪短了头发,穿戴一身丧服,对我说:“哥哥啊!我这样做,请别责怪我吧,由于我母亲病逝了,父亲又战死沙场,两个兄弟,一个被毒蝎螫死,另一个却被噎死。我遭受了这样凄惨的事,应该哀悼守孝呢。”

  “我不反对你,”我平心静气地对她说:“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从此她终日悲痛,向隅而泣,静心守孝。

  一年往后,她对我说:“我计划在宫中修建一座圆顶屋,相似坟墓那样的形状,取为名‘哀悼室’,我想一个人安静地在里边守孝。”

  “你计划怎样办,”我对她说,“就怎样办吧。”

  她公然在宫中建起一座圆顶的哀悼室,里边砌着坟墓,看上去就像一座寝陵。之后,她把那个黑奴搬到哀悼室中养病。那黑奴虽然还活着,其实现已成为一个不中用的残废。他自从那天中剑受伤之后,只能靠汤水度日,病弱得不能开口说话,*眼看就要咽气了。我妻子从早到晚守着他,哭哭啼啼地安慰他,早送汤、晚送水,任劳任怨地伺候他。我由于对妻子宽恕,没有追究,让她在这种状况下过了一年。

  有一天,我趁她不防范的时分,去到哀悼室。见她正哭泣着想念:“我心里的花朵呀!你干吗离我而去,不愿再与我见面?我的魂灵呀!我知己的人呀!跟我谈谈心里话吧。”

  她说罢,接着吟道:

  “你远走之后,

  我已不存在于人世;

  由于除你之外,

  我的心不属于任何事物。

  你到任何区域,

  请带着我的魂灵,我的骨。

  在什么当地住下,

  便在你身边安葬我的骨。

  你站在坟前呼喊,

  听听回声,

  我的骨宣布嗟叹,

  和你的声响呼应。”

  待她吟罢,哭毕,我才俄然现身,说:“妹妹!你终日悲痛,也应该够了吧!再悲痛哭泣下去,你的眼泪但是淌不尽的。悲痛哭泣没有任何优点。”

  “你别阻挠我!”她说,“你假如必定要干涉,我只好自杀了。”那往后,我缄默沉静着,任她身穿丧服,悲痛哭泣。到了第三年,我关于眼前这桩磨人的事,现已感到无比的忿恨,难以忍受。有一天,我又走进她的哀悼室,我妻子正坐在屋里她砌的坟前,长吁短叹,道:“我的主人哟!我好久听不到你的声响了。你怎样不答复我呢?”她说罢,接着吟道:

  “坟啊,

  坟啊,

  他的帅气逝去了吗?

  仍是被灿烂的现象磨灭了?

  坟啊,

  你不是天,不是地,

  为什么太阳和月亮会在里边会聚?”

  她向黑奴的赞许和致哀,使我怒火中烧,忿恨更加炽烈,因此忿然质问道:“你究竟要悲痛哭泣到哪一天呀?”我继而吟道:

  “坟啊,

  坟啊,

  消灭他的黑色了吗?

  或者是那龌龊的现象。

  坟呀,

  你不是池沼、锅釜,

  为什么会集合炭灰和渣滓?”

  听了我的诅咒诗,我妻子一骨碌站立起来,说道:“该死的!本来是你干的这桩坏工作,砍伤了我的情人,糟蹋了他的芳华,叫他三年来在不死不活的境况中受苦受难呀。”

  “不错,确实是我做的。”我说着,拔出宝剑,握在手里,走曩昔准备杀他。

  我妻子听了我的话,见我决计要杀她,便笑了起来,说道:“滚开!要重演曩昔的事,那可不简单啊!我不能让死人复生,但我能够让你受罪。”

  所以她张嘴喃喃地念了些什么咒语后,说道:“凭着我的神通,你的下半截身体变成石头吧。”

  从那往后,我站不起来,睡不下去,下半身是没生命的石头,上半身却是举动自在的活

  人。我的下半身化成石头往后,整个城市,包括街道、庭园,也都被她的魔法操控了。城中本来住着伊斯兰、基督、犹太和袄教四种宗教的信徒。他们着魔之后,全都变成了鱼类。伊斯兰教徒变成白鱼,袄教徒变成红鱼,基督教徒变成蓝鱼,犹太教徒变成黄鱼。本来的四个岛屿着魔后,变成四座山岭,环绕着湖泊。从此往后,她纵情优待我,每天打我一百棍,打得我皮破血流,然后在我身上披一块毛巾,再把这件富丽的衣服穿在外面。

  魔法城的消灭

  着魔青年谈了他的阅历和遭受,不由得悲伤哭泣,吟道:

  “操纵呀,

  你的判定,

  我甘心忍受,

  只需这是你的志愿。

  他们凶狠、作恶,

  他们侵害、掠取,

  忍受吧,

  或许咱们能够得到天堂的一角。

  这悉数的遭受,

  使我束手无策,

  步履维艰,

  只祈求着穆罕默德。”

  青年吟罢,国王昂首望了他一眼,说道:“青年人,我知道这个隐秘之后,但是又添了一重新愁了。不过,请通知我吧,你妻子在哪里?受伤的黑奴所休息的坟墓在什么当地?”“黑奴睡在哀悼室中的坟墓里,至于我的妻子,她住在近邻的大厅里。她每天日出时都到这儿来,脱掉我的衣服,打我一百棍,打得我痛哭流涕,声嘶力竭,不能动弹,然后她才往哀悼室去服侍那个黑奴,给他端汤送水。待到天一放亮,她就又要来了。”

  “向安拉立誓,青年人,我必定要替我做一件功德呢。我将挽救你。”

  国王陪青年人一向说话到深夜,然后才睡觉。

  第二天黎明前,国王脱掉衣服,光着身子,提起宝剑,一向走进哀悼室,室中摆着灯、烛、香料和药膏。他走曩昔,一剑砍死黑奴,把他的尸首扔在宫中的一眼井里,然后回到屋内,拿黑奴的衣服裹在身上,手中握着宝剑,倒身睡了下去。

  过了约一小时,那个妖婆公然来了。她先脱去老公的衣服,痛打一顿。她老公苦苦乞求,说道:“妹妹哟!求你不幸我吧。”

  “你不幸过我吗?你为我而体谅过我的情人吗?”她反问着持续痛打,直打得老公皮破血流,自己也精疲力尽,才给他披上毛巾,把锦袍罩在外面。之后,她手中端着一杯酒、一碗汤到哀悼室去,服侍黑奴。在哀悼室里,她走到坟前,哭着说道:“主人哟!你答复我呀,有什么心事,对我讲吧。”她继而吟道:

  “我流了无尽的眼泪,

  但堵塞啊,何时才干冲开?

  嫉妒者从中作怪吗?

  那他应感到称心如意,

  莫非你自己在延迟,不让咱们聚首。”

  吟罢,她痛哭流涕,说道:“我的主人,你说吧,有什么话,虽然通知我。”

  国王压低喉咙,摹仿黑奴的口吻说道:“唉哟!唉哟!毫无方法,只望全能之神安拉救援了。”那个妖婆听见黑奴开口说话,欣喜若狂,大叫一声,昏倒了曩昔,一瞬间后,她醒了过来,叫道:“主人哟!主人哟!”

  这时,国王用更弱小的声响说:“你这个厌烦的家伙!你使我病弱,难以康复呀。”

  “怎样会这样呢?”

  “你天天拷打你的老公,他哭泣的求救声打乱了我,使我通宵达旦,难以入眠。他的祈求和诅咒使我不安,心绪缤纷。若不是你的打乱,我该早已康复健康了,因此,我才一向不睬你呢。”

  “已然你许可,我宽恕他好了。”

  “你饶了他,让咱们安静吧。”

  “理解了。”

  她站起来,马上走进宫去,取出一个碗,在碗里装满水,念了咒语,碗中的水遽然沸腾起来。她把水洒在老公的身上,说道:“你是由于我的神通而变形的,凭着我咒语的法力,康复你的原形吧。”她说罢,青年公然瞬间康复了健康,站了起来,他心中无限欣慰。

  “滚出去吧,”她骂道:“往后禁绝你再到这儿来,否则我就杀掉你。”待青年脱离宫廷之后,她才从沉着容地来到哀悼室中,对黑奴说:“出来吧,我的主人,让我看看你,我会为你的健康而快乐的。”

  “你都干了什么?”国王把声响压低说,“你用这样的方法治疗我,这可不是底子的方法呀。”

  “我亲爱的人哟!什么才是底子的方法呢?”

  “你这个该死的厌烦家伙!岛国的国民还都忍受着灾祸,每到夜静更深时,湖中的鱼都会抬起头,向安拉祈求求救,而且诅咒我,这才是我不能康复健康的真实原因。去吧,你马上去挽救它们,再来救我出去吧,现在我的健康已逐步康复过来了。”

  “以安拉的名义立誓,主人呀!以我的头和眼睛作保,我这就去挽救他们。”

  其时她认为真是黑奴在跟她说话,因此快乐得昏了头,马上启航,兴致勃勃地跑到湖畔,伸手掬起一捧水,喃喃地念了咒语,湖中的鱼俄然活泼起来,瞬间都康复了原状,变为各式各样的人类。开了魔禁,大众得到挽救,河山乡镇登时康复旧观,人们买的买,卖的卖,农工商贾,兴旺繁荣。

  这时妖妇匆匆赶回哀悼室,向假黑奴说道:“把你那双慈祥的手伸出来,让我牵你出去吧。”

  “接近我些。”国王低声说道,敏捷抽出宝剑,突然一剑刺穿她的胸口,接着又在她腰上砍了一剑,把她劈为两截,成果了她的性命。

  国王走出哀悼室,去到宫外,跟那位青年国王见面,两人十分快乐。国王祝他脱离窘境,青年国王吻着国王的手,表示衷心感谢。国王对他说:

  “你愿意随我到我的国家去吗?”

  “陛下,您知道咱们两国之间的距离吗?”

  “两天半的旅程吧。”

  “陛下,那是在魔禁下的状况,而现在,咱们清醒过来了。其实从这儿到贵国,即便一个健行者,也需求整整走一年呢。您到这儿来只走了两天半时刻,那是由于敝国受了魔禁。陛下,往后我再也不愿意脱离您了。”

  “赞许巨大的安拉,他把你恩赐给我。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儿子了,我生平还没有过儿子呢。”

  所以两人拥抱着,欣喜若狂。继而他们去到宫中,叮咛侍臣准备好行李。

  国王旅途所需求的悉数悉数准备齐后,青年国王这才依依不舍地与老国王一块儿启航。

  他选了五十名精壮的随从,并带上许多宝贵物品。他们一路上昼夜行进,整整走了一个年初,总算安全来到老国王的国度,派人往京城报讯。

  国王安全归来的音讯传开时,国民们正因国王已迷路了一年多而失望。听到音讯,国民喜不自禁。宰相和国民全都出城来,跪在国王面前,迎候国王归来。国王在人群的簇拥下,回到宫中,重登宝座。他对宰相叙说了此行遭受,宰相听了,十分怜惜青年国王,并祝他脱出魔禁。之后,国王大摆宴席,招待青年国王和随从,恩赐群臣。

  国王回国之后,重理国事,处理政务,悉数又变得有条不紊。一天,他叮咛宰相:“早年献鱼给咱们的那个渔翁呢?去请他来见我。”

  宰相遵旨,找到那个渔翁,带进宫来。国王重赏了渔翁,并探问他的家庭状况,问他有无子嗣。渔翁如实答复有妻室和一子二女。国王快乐之余把渔翁全家接进宫,挑选他的大女儿为王后,把他二女儿配给青年国王为妻,并让渔翁的儿子做他的司库官。国王又派遣宰相去做黑岛国的国王,叮咛同来的五十名随从护卫,前往上任,还让他带去许多礼物,恩赐黑岛国的官吏。

  从那往后,渔翁一跃升为国丈,他的儿子当上了国王的司库官,两个女儿都做了王后。

  渔翁一家人在宫中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过不完的幸福日子。

  注:①大卫的儿子,所罗门著名的神。②古代阿拉伯民族的一支,以身材高大著称。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