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灵异事件 >

俄罗斯地狱之门事件的真相

2018-02-05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这是一段非常恐怖的都市怪谈,很多人在听到这个故事之后的三天之内,都梦到了地狱的烈火,超过一半的人都看到了狰狞的面孔,三分之一的人听到了魔的低语,除非你能看完这篇文章才能破解。

  是不是很吓人?

  不用害怕,上面都是我编的。

  俄罗斯地狱之门事件

  大概是在1989年的某个时候,据说一支苏联的钻井科考队,负责人是德米特里·阿扎科夫博士(Dr. Dmitri Azzacov),在西伯利亚的某个地方,打了一个1450米深的井眼,然后,他们把一些科考装备顺着这个非常深的洞穴送到了井的最深处,据说,据他们测量,最深处的温度高达1100摄氏度,但真正恐怖的不是高温,而是当他们把一台录音设备送到最深处后,这台录音设备录下来一段长达17秒的录音,这段录音吓坏了科考队员们,因为它听起来就像是很多人在惊声尖叫,背景也似乎有着烈焰的怒吼和岩浆的翻滚。

  于是,这些科考队员相信他们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声音,很多人在当时就宣布退出这次科考任务,卷了铺盖卷就回家了。但是恐怖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在当天晚上,剩下的科考队员在睡觉的时候,突然被剧烈的晃动晃醒了,并听到了巨大的声音从井口的方向传了出来,于是他们赶快起床,一同奔到井口前,谁知这时,他们看到了让他们一生都难忘的奇观:一道碧绿的光线从洞穴的深处射了出来,随之还有大量绿色的烟雾,有些科考队员闻到了浓烈的瓦斯的味道,就在大家惊诧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一个有着巨大翅膀的人型生物从洞里缓缓地飞了出来,并且用一种非常沉闷的声音说:“我要征服你们”。随后,那个巨大的身影快速地朝天空飞走,消失在科考队员的视线中。

  惊慌的科考队员们当时尿了一地,很多人被吓得直接晕倒。

  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个恶魔应该说什么语言,不过既然是苏联的事,那就让它说俄语吧。

  事后,苏联当局一如既往的迅速封锁了消息,为了稳定这些事件直接目击者的情绪,医务人员为他们注射了大量的是镇定剂,这种镇定剂的配方是保密的,据说是当时苏联研制的一种秘密武器,用于审讯、维持治安的用途,其作用就是,接受了注射后,被注射者将会快速陷入睡眠,并且失去短期记忆,效果类似美国政府所操作的那些“黑衣人”手里的按摩棒,只要他们一下开关,目击者就会忘记所有有关UFO和不可思议事件的细节,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带头大哥阿扎科夫博士也自此下落不明了。

  于是,这次钻井事故也就没有人再提起,因为没有当事人记得那恐怖的情景。

  以上这个故事,最早刊登在1989年的一张报纸上,这张报纸是一个地区性的基督教报纸,随后,这个故事受到了主流媒体的关注,于是这个故事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基督教教徒用来证明“地狱是真实存在的”一个真实的案例,并且广为流传,最后发展成为一个著名的都市怪谈——苏联地狱之门。

  既然这个故事自己作为自己提供了一个确切的年代——1989年,那么顺着这个时间来摸清这个故事的发展脉络就不是什么难事。这个故事首先出现的那张基督教报纸,名字叫做“三位一体广播网”(Trinity Broadcasting Network)。这个“三位一体广播网”从创建开始就是本着传教的目的的,除了短波广播之外,他同时还出版一份小报,这份小报基本上以它的广播内容为主,于是这篇故事就被冠上了“科学家已经发现地狱”的标题,在他们的广播中大肆渲染,并且在出版物中以头版头条刊登。

  

 

  三位一体广播网LOGO,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广播网之一

  社会上对于这个故事非常的有兴趣,因为它十分能够满足人们对宗教的遐想,因为你懂得,人活在世上,从不可能一辈子的什么错误都没有,所以或多或少的,任何人都会收到一些宗教思维的影响,去关注“是否存在地狱和天堂”这样的话题。对于传教者来说,证明了存在地狱也就同时证明了存在天堂,既然地狱和天堂全都存在,那么上帝也就肯定是存在的,在人死了以后,不是去敲圣彼得的门,就是去和撒旦聊天。

  俄罗斯地狱之门广泛流传

  “三位一体广播网”发现这个故事成了一个流行话题之后,他们很快又写了一篇长文来对这个地狱之门进行进一步的报道,在1990年的二月,又发表了一篇《赞美上帝》(Praise the Lord),但他们仍然觉得不过瘾,最重要的是,读者觉得这个故事还没有看够,接着在两个月后,他们再次发表另一篇文章《午夜的哭泣》(Midnight Cry),让其读者大呼过瘾,报纸销量和听众数量也是蹭蹭地往上长,为上帝挣了更多的钱。

  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一家媒体独享呢?其他的基督教报纸看到了“三位一体广播网”通过一个故事竟然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功,于是纷纷效仿,有的对这个故事进行了深度的加工,有的对“三位一体广播网”的故事进行大篇幅或者全文的转载。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上道,毕竟信仰这个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也不是所有有信仰的人都那样的忠贞。即便是在基督教信徒的内部,也有大量的怀疑论者,而且他们的考据精神往往还要胜过那些普通人,更有甚者远赴西伯利亚去寻找所谓的地狱之门。

  事实上,我们来破解这个都市怪谈,还就是要靠这些有怀疑精神的宗教信仰者们,后面我们会给大家讲到。

  在这些有考据和求证精神的人的努力下,大家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西伯利亚,并没有一个所谓的打孔项目,因为这个地区的地质结构根本就不可能开展这样的科研项目。不过前苏联确实有过几个深孔研究项目,其中一个最著名的就是科拉超深井(Kola Superdeep Borehole),但这个科拉超深井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所谓的地狱之门吗?

  我们可以来根据信息比对一下。

  科拉超深井项目位于俄罗斯西北部的科拉半岛,其所在位置几乎已经快要到达挪威了,距离挪威边境仅有有16公里的距离,离西伯利亚十万八千里,所以首先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这个项目就不符合传说中的“西伯利亚”的位置描述。

  那么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呢?

  这个项目是1970年苏联当局在科拉半岛上进行的一系列钻孔研究之一,所打的孔洞也并非只有一个。这个项目在1970年列宁诞辰100周年,也就是5月24日启动,研究目的其实是为了研究沉积岩在开采石油过程中的影响和作用。

  

 

  科拉超深井实验基地

  你可能要问,这些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为什么要往地下打洞玩呢?

  打洞是地质学上的一种科学实验,表面上是为了研究地表、地幔和地核等地质学课题,这些研究也影响当时美苏都在开展的太空计划,比如登月——只有对我们的地质结构进行了充分的研究,才能够更好地了解外太空星体。当然,研究地质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那就是能够搞清楚这个地方有没有石油、或者我们如何才能够更有效率的开采石油等等具体能源问题。

  其实在那个时候,世界各个产油国家都在积极地进行类似的钻孔试验,比如美国早在1957年就开始了一个深钻计划,这个计划的名字叫做“莫顿计划”(Project Mohole),这个计划是为了在冷战时期开始的太空竞赛,提供地质学上的补充所特别设立的,当然更重要的目的也是为了研究石油开采。这个项目的出资方是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NSF),完全是一个国家支持的科研项目。

  这个计划开始之后,在1961年钻井船CUSS I号在墨西哥湾近海处3558米水深的区域打了5口深海钻井,这个是人类首次在深海海底打井成功,并且对井内的玄武岩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但因为整个项目的前景不明朗,耗费的资金投入也没有个充分的估计,所以在这个计划开始的9年后,美国众议院在1966年还是否决了继续对该计划拨款,这个计划就此终止。

  但是同时开始的其他计划也有很多,即便是在美国国内,也有另外的4个深钻项目在同时进行,甚至干出了非常好的成绩。

  比如俄克拉荷州的贝尔达·罗杰斯(Berthar Rogers)超深井,在苏联的项目开始的时候,美国的超深井已经达到了9583米的深度,而苏联人在整整九年后才突破了这个深度。

  

 

  贝尔达·罗杰斯超深井

  不过美国的这类国家级别科研项目,都受限制于国内议会,在这些项目开始之后到20年内,议会陆续停止了这些没有投资上限的项目。

  但是苏联有着和美国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所以科拉超深井这个项目得以继续。

  科拉超深井刚刚开始的时候,在前7000米的钻探中都非常的顺利和平稳,钻过了非常坚硬的花岗岩,但超过7千米后,钻头就进入了较为不坚硬的层状岩石中,于是,这个项目从此陷入了极大的困境,因为地下的空洞非常多,所以钻头总是因为钻到空洞后掉入空洞,要么就是因为岩石实在太软,被不明原因牢牢卡住,这样的事故不止一次两次发生,在后来的整个项目进行过程中,一直持续了好多年。

  但是,在这个钻探过程中,苏联地质专家们对于地质形成的原因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分析,对于地质学是一个巨大的推进。

  1979年6月,科拉超深井终于突破了美国人的钻井纪录,这个时候距离项目开始已经过去了9年,在科拉半岛上,苏联也建立了多达16个实验室,在不同的位置针对各个孔洞进行地质勘探研究,而且苏联当局非常重视科拉超深井这个项目,甚至由苏联地质部亲自进行项目督导,勘探结果也是直接汇报给苏共中央。

  1983年,SG-3号钻头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2066米,这也打破了人类向地球内部钻探的最深记录,但是他们并没有继续向更深处钻探,因为所有的工程师和地质专家都要回到莫斯科去参加1984年在莫斯科举办的国际地质大会,于是这个项目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1984年9月27日,地质专家们回到了工作现场,在向苏联当局请示之后,继续开始进一步的工作。可是很快就遇到了一次钻探事故,本来已经打破记录的钻头突然掉入了一个地下空洞中,于是这12066米深的钻井就此报废,大家只好又回到了7000米处的平台上重新开始新的钻探。

  上一次的钻探工作持续了13年才达到12066米,虽然这一次已经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对于深度钻探的技术也在不断的发展,但是当再次达到这个深度的时候,时间还是又过去了6年,这次钻头达到的深度再次刷新了人类的钻探记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2262米,就当大家准备开始庆祝的时候,转头再次遇到地下空洞脱落,项目再次陷入了困境中。

  

 

  12226米的井眼

  这个时期,随着东欧局势的动荡,和苏联自身内部矛盾的加剧,以及整个苏联阵营的民生水平迅速的下降,苏联已经无力支持这样耗费巨大资金、时间超长的科研项目了,所以自从1991年开始,这个项目被无限期搁置,虽然还有一些科学家、勘探队员仍然在科拉半岛的实验室里进行工作,科拉超深井项目也仍然有不少设备在运作中,但基本钻探项目已经完全停止了。

  最后,苏联解体,科拉超深井项目被俄罗斯所接手,但是俄罗斯对于这个项目并没有太大的兴趣,随着整个国家的体制发生的巨大变化,科研项目的研究人员们不得不开始向社会机构募集资金。可这个项目的未知因素实在太多,前景非常渺茫,所以在21世纪初,最后一批坚持该项目的科研人员也从科拉半岛撤离,科拉超深井也就彻底关闭了。

  因为在科拉半岛上遗留了许多建筑物,这些建筑物曾经成为了俄罗斯当局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究竟是继续在这里建立科学考察机构,还是干脆拆除它?这个问题也争论了六七年的时间,最后在2008年,俄罗斯当局拆除了所有的地面建筑,并回收了所有的科研设备,现在这些设备被用于开办学校,定向培养钻井专家。

  你可以看到,科拉半岛上的科学研究并不是因为什么突发的意外情况无疾而终的,这个项目断断续续地搞了30多年,如果说所谓的地狱之门这个传说指的就是这个项目的话,那么又如何解释坚守在科拉半岛科研营地的那些科学家们在从1990年到21世纪初的工作呢?这个项目的参与人数非常的多,算上科研人员、科考队员、相关服务人员、苏联当局的官员、后勤保障人员和后面俄罗斯接手之后的资金提供企业、社会机构、国家机构等等等等,知道和了解这个项目的人数多达数万人,即便是在苏联时期,这个项目也是对社会公开的,在钻井突破了世界纪录之后,苏联曾经大肆的宣传在科拉半岛上的深钻项目以彰显苏联国力,所以这个项目涉及的人员可能是千万级的,如果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为那些吓坏了的科学家注射了镇定剂,以使他们失去记忆,那请问剩下的着数万人怎么办?这是一个不需要考证,仅仅以一个人的常识就能够分辨出来的低级流言。

  况且,在时间上也对不上。

  按照这个故事的描述和科拉超深井的深度来看,我们不妨得出这个结论,“地狱”这个地方的所在位置,大概就是在我们脚下12000米左右,第一次达到这个深度的时候是1983年,第二次达到这个深度的时候是1990年,这两个年份通通都不符合地狱之门这个故事里所描述的时间——1989年。

  如果要强词夺理的、抛开时间来解释一下,也是非常的不合理。假设1983年,这些苏联专家真的钻到了地狱,不小心破坏了他们的房顶,招致恶魔上来抗议,然后苏联当局因为害怕,洗掉了这些苏联专家的记忆,掩盖了破坏地狱财产这个事实,那么为什么在1984年又要重新开始打洞呢?难道上次没有看清楚想再打开看看?还是说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

  可能有人会解释,第一次是真的碰到了事故,而不是看到了地狱,而1990年这一次才是真正的看到了地狱,那么这个问题就好说了!我们都知道确切的地狱深度是12262米,超过这个深度,就会有地狱的物业人员上来找我们理论。

  但是就在这个项目结束的当年,卡塔尔的阿肖辛油井就打破了这个记录,达到了12289米,除了石油以外,卡塔尔人什么也没有发现,可能是因为卡塔尔那边儿没有撒旦,所以地狱在他们那边没有分公司吧?

  一定有很多的神秘主义者会说:12289米也没比科拉超深井深多少啊,地狱又不会是正好就在12262米的位置上,难道地狱就不会因为各地区地质情况不同深一点儿或者浅一点吗?

  这么说也没有关系,因为在2011年,另一个俄罗斯的石油项目——库页岛的Odoptu OP-11油井再次打破了记录,钻到了12345米,这可比科拉超深了快要100米了,仍然是只有石油,没看见地狱人民。

  

 

  Odoptu OP-11

  不过说这么多都是浪费口舌,最重要的是:“三位一体广播网”所传播的这个故事,至今也没有提供出一个合理的出处,也就是说,没有人知道第一个讲这个故事的人是谁,更不知道是在什么情况下讲出的这个故事。

  这就好比,你在胡同口碰到了一个喝着茶的老大爷,他非要拉着你给你讲一个故事,讲的是他二大爷和他说过的、他二大爷一个朋友的媳妇儿晚上和王母娘娘一块儿吃了一顿饭的故事,于是你问这个大爷:请问你用什么方法能够证明你二大爷一个朋友的媳妇儿的故事呢?这个胡同口的大爷讳莫如深的一笑说:年轻人,这些事情不可全信,但又不可不信啊。

  于是,前面说的东西你非常怀疑,就因为最后这一句话听起来比较有道理,所以你认为这件事情基本上是真的。

  我们在多次的都是怪谈的文章里头都提到了都是怪谈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构成:第一个就是一件似是而非得不可思议故事;第二个就是阴谋论。

  传播政府阴谋,是所有媒体都非常喜欢做的事情,因为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去核实,即便政府出面解释,也可以找到一些理由来继续让大家怀疑这是政府阴谋的一部分。当然,传播本国政府的阴谋,很容易就会被本国的怀疑论者给戳破,但是,传播外国政府的阴谋就要安全的多了,尤其是传播极权政府的阴谋,比如苏联,这几乎是当时西方媒体最喜欢的套路没有之一,因为这个国家非常神秘,他们自己人都核实不了这些事件,外国人又如何去能核实呢?

  所以,在“三位一体广播网”持续对地狱之门这件事情作出报道之后,终于引起了美国的基督教大媒体的关注。《基督教今日报》(Christianity Today)重新改编了“三位一体广播网”上的这个离奇的故事,在1990年的七月以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个故事,让全美国乃至整个英语基督教世界的信徒都沸腾了,在他们的眼里,这就是地狱存在的铁证,因为《基督教今日报》是权威基督教媒体。

  

 

  基督教今日报LOGO

  可是到目前为止,你会发现,所谓的”铁证“都是发生在没有物证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即便这件事情是真的,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拿出任何确凿的证据来。在宗教信仰的推动下,人们很容易相信了这个故事,因为有权威媒体为他背书。

  后来这件事情被大众听腻了,就像所有其他离奇的故事一样,这个地狱也离开了人间,在直到2002年的后来的12年中,这个故事仅仅出现在了一些小报上,而且也就出现了两次。

  不过你懂得,2002年,都市怪谈这些故事拥有了一个巨大的传播温床,那就是——互联网。

  自从人类进入到了信息时代以后,各种家用技术的进步,使得想去对一个传说中的故事进行“求证”——实则是造假变得非常的容易和轻松。

  2002年,一家叫做海岸广播电台(Coast to Coast AM)的媒体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他们对这封电子邮件如获至宝,因为这家广播电台本来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广播电台,听众更是少得可怜,在得到了这封爆炸性的电子邮件之后,他们决定在黄金时间用王牌节目进行播出。

  

 

  海岸广播电台LOGO,可以看出他们是做什么节目的(图源:Coast to Coast AM)

  接到报料的主持人叫做阿特·贝尔(Art Bell),信的内容如下:

  亲爱的贝尔先生,我是一位刚刚开始听你的广播节目的新听众,前几天,你曾经在节目谈到了来自“地狱的声音”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就在前几年,我的叔叔曾经给我讲过这个故事,当时我并不相信他,认为这就是那些宗教分子所控制的媒体对大众的一种狂热宣传而已,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因为我的叔叔最近过世了,在他的遗物中,我发现了他曾经收集到的一些超自然现象的视频和音频,在这其中,有一盘他的好朋友寄给她的录音带,他的这位好友曾经长时间在西伯利亚工作,这盘录音带就是这个好友亲手录下来的,也就是说,这个人当时就在工作的现场,他曾亲眼目睹地狱之门的场景,然后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方法保留了当时的那盘顺着钻头放下去的录音带,苏联解体之后,这位好友去了英国,在BBC找到了一份工作,这份录音带才不知如何辗转到了我叔叔手里,然后再到我的手里,现在我将这份录音带交给你们,以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

  贝尔在节目中读完了这封信后,就立刻播放了这段“来自地狱的录音”。

  这段录音太吓人了,里面似乎有万千冤魂的嚎叫,背景则是一片混乱,似乎是岩浆在流动,隐约还能听到有人在狞笑。

  因为这段录音太过诡异,在贝尔播放完后,在这个节目的听众中炸了锅,随后在整个社会上都广为人知,每个人都在寻找这段录音的副本,因为好奇,这份录音也开始在互联网上疯狂散布,那个年代的互联网上又不像今天,正是缺乏大量内容的时候,于是每个热爱神秘事件的人的硬盘里都有了这段录音,大家津津乐道的在朋友聚会时给别人播放,并讲述这段神奇的故事。

  于是,终于在2002年,这个“地狱之门”的都市传说成型了。

        俄罗斯地狱之门事件真相

  不过,这里面也不是全是钻空子的人。

  刚才提到的那份基督教的大媒体《基督教今日报》里面就有个人出了问题。虽然在宗教媒体中工作的人肯定都是宗教主义者,但他们毕竟是大媒体,里面还是有一些有良心的媒体人的。

  当年刊登这篇文章的编辑里奇·布勒(Rich Buhler),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反正他在当时就怀疑这篇文章里提到的东西不对劲。

  

 

  里奇·布勒

  于是,这位虔诚的基督徒,上帝的良民开始了在他的报社中孤独的求证历程。

  首先他发现,这篇文章的来源说不清道不明,在问了很多同事之后,他发现这篇报道实际上来自于一个叫做《阿门纳萨斯提亚》(Ammennusastia)的芬兰小报。于是他很快给这份报纸打去了电话,可他惊讶的发现,这家报社已经在1989年倒闭了,也就是说在刊登完这一篇所谓的地狱之门的报道之后,这家报社就已经不存在了。这个报社本来就不是什么正规的出版物,而是当地的几个新教路德宗的虔诚信徒,伙同当地的神父,从1974年开始注册的一家小得不能再小的、宗教性质的报纸。

  他通过在当地的媒体关系,找到了这家报社倒闭前的负责人,可是对方说根本就不记得有过这么一篇文章,在他的强烈坚持下,对方很不情愿地为他查了历史存档,终于找到了这篇描写地狱之门的文章,作者是当地的一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后来移民到了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并在那里管理着一个新教教堂,就算是这家教堂的持有人吧,名字叫做R. W. 山姆巴赫(R. W. Schambach),但是,这位负责人表示也联系不上这位叫做山姆巴赫的作者了。

  既然人在美国,那么就好办了。

  布勒没有费什么劲,就在德克萨斯州找到了这个叫做山姆巴赫的作者,并且详细询问他这个故事的来源。山姆巴赫告诉他:这个故事他是从《南芬兰新闻报》(Etelä-Suomen Sanomat)上读到的,据说是因为参加过当时苏联钻探项目的专家口述整理成的,这位专家声称自己当时就站在那个大坑的边上,亲眼看到过恶魔从坑里跳出来,后来辗转到了芬兰,并把这个故事公之于众。不过,在布勒问起山姆巴赫是否认识那位专家到时候,山姆巴赫很坦然的一笑说:“我认识那玩意儿干嘛”。也就是说,山姆巴赫并没有验证过这个故事,而他也纯粹是因为信仰上帝,所以向当地的小报社里投了一篇稿子而已。

  布勒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于是他来了劲,打算继续向下追查。可是这个时候,《基督教今日报》的领导开始找他谈话,要求他不要再对这篇文章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因为对于报社来说,他们只关心上帝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并不关心上帝存在的证据,这样追查下去对于报社来说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布勒的老家是德国,一家人都很轴,所以他直接拒绝了领导的要求,义无反顾的想要继续调查下去,再后来他坦承:他认为上帝是不会骗人的,他其实只想要在这件事上寻找到上帝存在的铁证而已。

  于是,他很快又联系到了《南芬兰新闻报》,并询问当年这个故事的来源。

  《南芬兰新闻报》是一家正规的媒体,至今也还在继续出版,对于当年的文章有非常详细的存档,他们没有费什么劲,就找到了这篇文章的出处。原来,当时的《南芬兰新闻报》有过一个投稿的专栏,这个专栏是专门收集超自然现象故事的,任何人都可以投稿,只要编辑觉得这个故事足够离奇,那么就会在第二周的专栏上刊登这篇投稿。

  地狱之门的故事自然就是这些投稿之一,它的作者是笔名叫做韦尔塔耶特(Vaeltajat)但自由作家,《南芬兰新闻报》还是非常体贴的直接给了布勒这位韦尔塔耶特的联系方式。

  

 

  南芬兰新闻报2009年8月23日刊,这个超自然话题的专栏仍然在继续(图源:ESS)

  于是布勒又询问了韦尔塔耶特。

  韦尔塔耶特说自己当时是在他所在地区的一份叫做《杰里科的宝石》(Jewels of Jericho)的基督教小报给上读到过这么一个故事,他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就整理了下来,当成自己的所见所闻,投稿给了《南芬兰新闻报》。

  布勒追问他是否核实过这篇文章所写的内容,他很干脆地回答说:“我核实那玩意儿干嘛?”

  于是,布勒继续追查《杰里科的宝石》,可他的调查只好到此为止了,因为这个《杰里科的宝石》根本就不是什么小报,而只是一些宗教爱好者凑在一起印刷的宣传单而已,虽然这些当时参与的人都还能找得到,他们中也有不少人仍然对这篇文章有印象,可这些传单根本没有存档,也不知道是谁投的稿。

  布勒的调查之后就到此为止了。

  虽然没有最终查明这篇文章的来源,但是作为一虔诚信仰的布勒竟然能把这篇本可以证明上帝存在的文章追查到这个地步,也非常让人吃惊,这也说明,认真和理性的态度是任何信仰的人都可以具备的,对于一件事情的考据和刨根问底,并不是科学家的专属工作,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而布勒对这件事情的调查,已经几乎接近于事情的源头。

  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编造的,后面跟着一堆二手、三手、四手乃至n手媒体的转述,不负责任的讲这个故事传播了下去。

  那么,在互联网上流行的音频文件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经过声音的采样分析之后,有些人认为这个声音其实是来自于1972年的恐怖电影《血男爵》(Baron Blood),因为声音采样高度吻合,只是在电影里的声音更加的清晰,而在网上流传的版本非常的粗糙。

  

 

  《血男爵》(图源:IMDB)

  不过,神秘论者们认为两者虽然在图谱上吻合,但听起来的差异还是很大,于是他们认为《血男爵》的说法是牵强附会。

  不过真的是这样吗?

  YouTube上的知名博主moscowjade正好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只用了一些简单的声音处理软件,对这个声音进行了非常粗糙的加工,就完美的还原出了那个所谓来自地狱的录音。

  实际上,就在阿特·贝尔当时在节目中播放这份录音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指出,这个声音很像是故意提高了背景底噪的加工后的声音,即便是在2002年,做出这样的声音效果对于一般的家庭用户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更别说现在了,可能用手机都可以轻松地做出这种来自地狱的声音。

  不管怎么说,声音采样是不会说谎的,无论将背景噪音提高多少,在图形上,这份来自地狱的录音其实是来自电影《血男爵》的声音。

  讲到这里,我们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所谓的地狱之门,完全就是一个杜撰的故事,而且,作者并不是一个人。

  那么,让我们来还原一下这个故事的顺序吧。

  70年代,苏联开始了一系列的钻井科研任务,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科拉半岛上的“科拉超深井”。这个任务在开始后十几年的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而苏联当局为了宣传需要,向社会公开了这些成果。因为这个科研项目实在是太专业,在当时可能有很多人搞不清楚这个科研项目的目的,所以在社会上就有一些传闻,那就是所谓的“政府正在寻找地狱”,我们也无法判断这类传闻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不过随着苏联的解体,“苏联政府的阴谋”成为了西方社会和前苏联地区最感兴趣的话题,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些传闻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积累,开始成为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

  80年代末,一群宗教主义者在印刷他们的宣传小册子的时候,偶然间听到了这个传闻,于是他们很高兴的就把这个故事印到了他们的传单中,但是,他们没有人搞得清楚这个地狱之门的具体位置,也没有兴趣搞清楚这些,就知道苏联有个地方叫做西伯利亚,那个地方没什么人,到处都是荒原,感觉上搞一些秘密工作在这里是最合适的,于是,在西伯利亚找到了地狱之门的说法出现了。

  而这些传单又被韦尔塔耶特在无意间读到了,他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思,就把这个故事当成了超自然力量的投稿投给了《南芬兰新闻报》的超自然故事专栏,既然是“超自然故事”,《南芬兰新闻报》也没有予以核实就刊登了出来,正好被一位路德宗的信徒——山姆巴赫读到了,他认为这就是证明地狱存在的最佳证据,于是又将这篇故事整理,投稿给了《阿门纳萨斯提亚》,然后自己移民了美国。

  “三位一体广播网”在收集文章的时候,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有吸引力,于是改编了这个故事,把它绘声绘影的制作成了广播节目播放了出来,然后还写了几篇文章来对它加以详细阐述,并在美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在这个故事在基督教信徒的圈子里家喻户晓的时候,作为基督教的大媒体《基督教今日报》也开始关注这个故事,并最终转载它。

  在《基督教今日报》转载这个故事之后,这个故事的详细内容基本上已经成形了,英文圈的基督教信徒都接受了这个说法,于是在之后的十几年间,这个故事一直都在民间传播,一直到了2002年,有一个恶作剧者向阿特·贝尔的节目投稿,也可能这个恶作剧者,就是阿特·贝尔自己。

  一段制作拙劣的“来自地狱的录音”开始在网上广泛传播,并且继续有人加工这个故事,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苏联解体后公开的档案越来越多,一些人发现,西伯利亚根本就没有过这样的钻探项目,于是就开始有人将科拉超深井和这个地狱之门联系在了一起。

  现在,你还相信所谓的地狱之门的故事吗?我知道,有一些阴谋论中毒者很深的朋友仍然认为我以上的证据和猜测不够确凿,因为这里面仍然有一些故事可以被解释为:这是政府故意掩盖、这是撒但迷惑人间等等。

  好吧,我现在就告诉你另一个决定性的证据。

  布勒的调查虽然在当时没有进行到最后,但其实,早就有人搞清楚了这个事情的来去脉。

  如果你细心的读了上面的故事,你会发现从《阿门纳萨斯提亚》到“三位一体广播网”的传播过程中,少了一环,因为这两个媒体一个在芬兰一个在美国,这个故事是如何漂洋过海传到美国去——也就是说“三位一体广播网”是如何知道这个故事的呢?

  真相其实是有一位挪威的大学老师,他的名字是艾吉·恩德伦(Åge Rendalen),他在1989年受到了美国加州大学的邀请访问加州,在加州大学的研讨会议上,他们探讨的一个课题就是《为什么美国人会如此的轻信传言》,当时他和一些美国的专家抱有不同的看法,在访问结束时候他回到了挪威,就开始琢磨着如何在美国进行一次社会实验,正好当时地狱之门的故事在芬兰和几个朋友国家弄得甚嚣尘上,他灵机一动,就将芬兰的这篇报道给翻译成了英文,然后把这个故事投稿给了“三位一体广播网”。因为当时这个故事的内容细节并不丰富,于是他为了增加这个故事的可信程度,编纂了那个叫做阿扎科夫的著名科学家和这个科研项目的一切细节,也就是现在还在互联网上流传的那些,为了增加可信程度,他还附上了一张他自己的照片作为那个“阿扎科夫”存在的证据,一同寄给了“三位一体广播网”。

  其实,德米特里·阿扎科夫就是他自己的名字把字母拆散了以后重新组合出来的,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作剧。

  看着自己编纂的故事竟然不光让美国人“轻信”,全世界的人都在讨论这个驴唇不对马嘴的传闻,在高兴之余,他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终于,在2003年,他公开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就连布勒当年没有查到的这个故事的最终源头,他也帮忙公开了。

  这个故事的最初讲述者,其实是《杰里科的宝石》的创办人克莱德·卡尔森,他生于1901年,死于1995年,是一位虔诚的新教教徒,每天都在琢磨着怎么见上帝,于是,终于着了魔,1962年开始创办这份小报来帮助教会传教,几乎所有故事,都是他根据一些民间传说自己写的。

  现在,你还有疑问吗?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