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灵异事件 >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

2018-01-04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1994年台湾朱秀华借尸还魂世间

  在台湾,年纪稍大的人肯定都听说过朱秀华还魂世间,这一时间在当时可谓是轰动全球,虽然已经发生了半个多世纪了,但是一提起这件事人们还都会感觉到十分不可思议。

  在1994年,朱秀华在海盗杀死在了台湾的金门。横死的朱秀华死不瞑目,她不肯转世轮回,所以借助了一个叫做林罔腰的女人的身体重新回到了人世间。

  事发当时,林罔腰突然昏迷不醒,她的丈夫吴秋在发现之后立即将林罔腰送进了医院,但是林罔腰还是死了。就在林罔腰出殡的时候,在众人为其默哀之时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坐了起来,并对前来祭拜的众人说:“我叫做朱秀华,我借助了林罔腰的身体复活!”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林罔腰的复活震惊了,这件离奇的借尸还魂世间也立即传遍了中外。当时全国的很多灵异学家都来拜会过朱秀华女士,她一时间成为了轰动全球的人物,但是这样的不断采访对吴秋夫妇的生活造成了诸多的不便,所以吴秋为了避开媒体就带着朱秀华去了台湾的郊区生活。55年后,虽然不知朱秀华女士还是否减灾,但这宗借尸还魂世间的确是轰动全球的灵异新闻。

  【‘今日佛教’记者李玉小姐的麦寮专访】

  这是一件千真万确的事,我们之所以要将这件事情呈现在公众面前,不是为了给大家造成恐慌,而是为了让您知道这世界上的确有六道轮回因果报应。人在做天在看,还是多做善事,行善积德尾号。

  

 

  【麦寮乡下奇事发生】

  记得是今年的二月间,星云法师应邀到虎尾讲经,那时候同来的还有煮云法师,因为白天没事,我们几位居士就陪着两位法师到虎尾附近的乡下去玩。

  也是在星云法师讲经的同时,智道尼师有事在麦寮,我因没有去过麦寮,所以就动了到麦寮去玩玩的念头。麦寮是个靠海的地方,交通并不太方便,而且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们在紫云寺拜访过智道尼师后,就想赶回虎尾,但是紫云寺的住持坚持留我们吃午饭,而且班车已过,我们就又留下来在大殿上聊天。现在,我们所讲的奇事也就是在聊天的时候,由一位许庇右先生透露出来的。

  

 

  【海丰岛上初遇亡魂】

  本来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很久,因为故事的主人一直不愿意渲染这件事,所以,知道这个事实的人只限于麦寮附近的居民。至于外地的人,虽然偶或听到过传说,但都认为它是神奇怪的故事,或者竟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一直没有人去注意它。

  在我起初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因为叙说的人说话没有条理,听起来有些乱糟糟。我们只知道有一位吴先生在海丰岛工作,遇到一位金门小姐的魂灵,现在这位朱秀华小姐借尸还魂了,其余的,这位先生虽说了许多,但我都没有听明白,可是,“借尸还魂”这件事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所以我们就打消了吃过午饭上回虎尾的主意,决定去访问故事中的主角。

  中山路是麦寮乡的一条街道,这条路的九十五号是一家建材行,而吴秋先生和朱秀华女尸就在这家建材行内工作生活。我们到来的时候朱秀华女士并不在家,只有她的丈夫在家。

  见到我们,吴秋先生本不愿透露当年的事,但在我们的再三追问下,吴秋先生才将当年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四十八年前我因为生意很少回家,每次一回家我太太就生病。她得的也不是生理疾病,而是精神不正常。但我离开后她就会好一些。我回家的次数越多,她病的就越重,后来我索性回家照顾她,谁知她彻底疯了。我们本来要把她送到精神病医院,但是她大叫:“我是朱秀华,我是借尸还魂的!”

  我太太本来是林罔腰,但她却说自己是朱秀华,而且她的声音和我太太完全不一样,我期初还不肯相信,但是后来才不得不承认,我太太的确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

  

 

  吴先生好像已沉湎在回忆之中,他的眼光凝神地望着办公桌旁那张夫妇合摄的照片,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然后他接着说:“我实在想都没想到世界上竟会有这种事发生,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我们家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在我筑工事那段时间里,我每次从海丰岛骑脚踏车回家,总感到肩膀上重重的,但我想那是因为路太颠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留意,事后,我才知道,每次我回家时,那位金门姑娘总是坐在车子后面载货的架子上,跟着我回家。”

  说到这里,吴秋先生很是悲痛,难以继续讲述.

  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就跑出去找吴先生的太太去了,他还告诉我们,有许多人要来看她,她都不肯见人,这一次是否愿意见人,他还不敢保证,不过,他答应我们尽力找她。

  吴秋先生的外甥则继续跟我们说着有关朱秀华借尸还魂的事情。

  “我本来根本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事情,但是舅妈生病的时候,舅舅和我一直守着她,有的时候舅妈会说一些我们根本不懂的话,然后从床上坐起来想要离开,我们想要拉住她但却会被她推开,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推开两根男人?一定是她的‘朋友’在帮她!”说到这里,他神色一凛,我知道他口中的那些朋友应该是指游魂野鬼。

  

 

  说到这里,吴秋先生的外甥顿了一顿,紧接着压低了声音继续他的叙述:“当我们知道舅妈的魂儿已换了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她总归还是我的舅妈,我们只好让她好好养病。起初她好像对什么都不习惯,比如:舅舅叫她阿罔时,她会说:‘我叫秀华,我不叫阿罔。’她的姐姐和妈妈来看她时,她也都完全不认识她们,只会说:‘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呀!’连亲戚都不认识了,那些我们的邻居,舅妈当然也不会认识了。”

  说到这里,他向房门瞟了一眼,生怕他的舅舅会在此时出现,也好像怕他舅舅听到了他的话,他压低了声音接着讲下去:“舅舅是个对家庭很负责任的人,虽然他和以前的舅妈(指林罔腰女士)意气不太相投,但他从来不在外面乱找女朋友,可是,在海丰岛建筑工事的时候,就有好多工人看见有个女孩子跟在舅舅身旁,那些人就说:‘想不到吴先生这位老实人也这么不老实!’有时候,年纪长些的老工人,就在休息的时候和舅舅聊天,老把话扯到女孩子身上去,又说舅舅艳福不浅,舅舅对这些人的话简直是莫明其妙,他一直否认他曾带女孩子到工地里来过,可是尽管舅舅否认,那些工人们还是谈个不休,舅舅认为他们是无聊了,故意拿他开玩笑,所以也就不理大家的话,没想到那时我们这位舅妈(指朱秀华)真是早就天天跟着他了。”燃了一支烟,他又接着说:

  “说起来也是不可思议,海丰岛的工事已经有好多人去做过,可是以前每一个包工都亏了本,或者是有工人在工地摔伤,可是舅舅承做这个工事时不但赚了钱,而且工人们也都很平安,这也许是那些海丰岛的孤魂在默默地保佑着吧?”吴先生这时端出了几杯茶,我们一面喝茶,一面听着讲下去: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舅妈刚复活的时候常有‘朋友’来找她,她说有朋友来,要凳子和香烟招待,我们根本看不见有人来,但是凳子却会被压下去,吱嘎吱嘎的作响。香烟也会很快被吸光,而且舅妈一直和那些我们看不见的‘朋友’说笑,好像很开心。后来,或许是怕我们害怕,它们也就不来了。

  之前舅妈和舅舅的感情并不是很和睦,但她变成朱秀华之后什么都会抢着帮忙做,和以前的舅妈完全不一样。她会下田,做粗活儿,但却不会做以前只会做的饭。当然,她最大的不同是口音,现在的舅妈完全是一口纯正的金门腔。

  

 

  说到这里,这位先生喝了一口茶,看了看正在全神贯注听他讲话的我们,又指了指供桌上所供的观音菩萨画像和地藏菩萨的塑像,继续告诉我们:

  “舅舅本来是只供祖宗,这些都是舅妈(指朱秀华)来了后才新供的,告诉您们吧,以前舅妈是鱼肉都吃的,可是自从换了一个人以后,不但是不去吃它,连碰都不愿去碰它一下,这两年多来,她都是和家人分开吃哩!”

  说到这里,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正好从外面进来,我们盼望着故事中的主角会跟着他进来,可是他摇了摇头,告诉我们:“唉!她不肯进来,她哭了!”

  我们都沉默了下来,大家都有些失望,最后,还是智道法师想出了办法,由她、宝凤小姐和我跟着许先生到外面去劝她回来。因为我们的来访,又深深伤了这位女士的心,当我们看到她时,她正无力地靠在邻居门口的一根柱子上,双目微闭,两行泪水正流下来,我想,她一定在这里哭了很久了,我们安慰了她许久,才

  面对记者,朱秀华再次想起了之前的往事,不禁哭了起来。她虽然想要跟我们谈话,但是因为太过难过,说不了两句就会哭泣起来。她断断续续的告诉我们:她是朱秀华,十八岁那年坐船出海逃避战乱,因为在海上漂流太久粮食吃光而差点而死,本来她曾被台西乡的海岛,差点儿被一个渔民救活,但最终那个渔民害死了她,让她在海里继续漂流… …

  说到这里,她又掩面跑进屋里去了,虽然,我们想多知道一点,可是看到她这样悲伤,我们再也不好追问下去了。因为时间已经不早,而我们还须赶回虎尾,所以就站起来向主人告别,临走,我曾答应下次如果我有机会来麦寮,我要为她送来一串念珠。

  谋财害命报应不爽】

  后来经过我们的调查得知,朱秀华本来是可以活下去的,但是渔民救她上岸的时候她因为感激对渔民说了这样的话:“求求您救我一命。我愿意做您的太太,婢女,而且船上的金子都可以给您。”正式因为这句话勾起了渔民的贪念,他竟然杀死了朱秀华,抢了金子。然而这个狼心肺的渔民并没有命去享用这一笔不义之财,他全家的人都一个个死去,现在只剩了一个得了神经病的孩子。

  我们曾将那个孩子带来给朱秀华看,谁知孩子还未进门,朱秀华就哭着大骂:“你们一家人还嫌害我不够惨吗?现在竟然还来让我伤心!”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人告诉过朱秀华,但朱秀华却能够准确的说出那个疯子是渔民的后人。

  【为送念珠再访麦寮】

  今年七月间,熊炬明居士来虎尾教莲友们唱佛赞,在一次闲谈中,煮云法师又提到“借尸还魂”的事,熊居士也感到很有兴趣,再加上我曾答应送给朱女士一串念珠,所以我决定趁此机会送念珠去,也可以顺便陪熊居士到麦寮玩玩。

  熊居士曾经在金门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对金门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一路上,熊居士曾经告诉我有关金门的许多事情,譬如:金门的建筑物、农作物以及风俗民情等等,这都是我和朱秀华见面时的谈话资料。

  那天,天气很坏,一路下着濛濛的细雨,我很担心雨会下得很大,没想到车到麦寮时,雨竟停了,我不禁在心中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金门往事仍能记忆】

  因为下雨,朱秀华没有下田,当我知道她在家里时,心中像放下了一块大石。

  也许因为我带了几个人一起来,朱秀华犹豫了许久才出来。不过,这一次她显得平静多了,见到我们时,她笑着点了头,但她的笑总是显得有些勉强。

  我先把带来的念珠送了给她,然后,我们不着边际地闲聊了一下。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不愿意直接了当地提出我的问题,所以我一直是绕着圈子讲话,我们先谈到信佛的事。

  朱秀华说:“我自小就信佛,而且一直是茹素的,现在不管工作多忙,我早晚都要拜佛,我知道,佛说的话一点都不错,一个人要做好事,绝不要做坏事,做坏事绝对不会得到好报!”远在上次来时,我早就听朱秀华的邻居说,她每天拜佛拜得很勤,我想这是她今天能够重来人间的原因吧!我趁机问她:“您说您小时候就信佛,金门有没有佛堂?”

  她思索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家里供观音佛祖,我只是在家里拜拜,我们一家人都是拜佛的!”

  我说:“您现在还会记得金门的事吗?”

  她叹息了一声说:“唉!记是记得,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谈它做什么呢?”

  “如果现在有人要帮您找您的父母,您愿意吗?”我问她。

  “当然,我是高兴的,可是谁愿意帮我找,就是找到了,恐怕他们也不会认得我了。”她苦笑着继续说:“我现在的身体并不是我离开金门时的身体了。”说到这里,我看见她紧抿着嘴,眼圈有些红了,可是她尽力克制着不让眼泪在客人面前掉下来。

  

 

  【后记】

  或许是朱秀华本来命不该绝,又或许是她的死实在太过惨烈,上天都不忍让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子在最好的年华殒命在深海之中,所以才给了她复活的机会,让她有了第二段人生。无论如何,朱秀华借尸还魂的事情也告诉了我们,世上的确是有鬼神的存在,人不可多行不义,否则因果轮回之后作恶多端的人必有报应。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