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镜子鬼故事 >

阴儿坟

2018-05-04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楔子
    灰暗的天,雨下得淅淅沥沥。
    下午三点四十五分,他穿上雨衣,拿了一把伞,不紧不慢出了门。他在心里默默计算着,照他的行走速度,大概二十分钟后就可以到达附近的觉远小学。
    雨点遮住他的视线,他的视野开始模糊起来。因此每走几步,他都要用手擦一下眼,然而再大的雨也阻拦不了他的决心。
    八年的监狱生活,早已摧毁他的健康。他的身体像破旧的机器,不知何时就会寿终正寝。他要在生命之火燃尽之前,把那几个罪无可赦的仇人带进地狱!
    一、顾小美之死
    最近,顾小美过得很开心。
    她的父亲很快就要刑满释放,在此之前,她已经有八年没见过他。父亲被抓以后,她就被寄养在亲戚家,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
    尽管父亲出狱并不能改变她的生活,却可以给她一个不算牢固却很温暖的依靠。
    出事的那天下午,一放学,顾小美就匆匆忙忙赶回寄宿的家,之前姑妈冷言冷语地叮嘱她,要她放学快点回家拖地洗菜,别到处瞎逛。走到一条偏僻的小道上,顾小美被突如其来的一个人影给拦住了。
    那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穿得破破烂烂的,正流着口水盯着她。顾小美认得他,这少年是附近村庄的人,经常在这一带和其他孩子一起玩,是个孩子王。

    孩子王一把抓住她:“来,我们一起玩。”
    她拼命挣脱孩子王的手,刚想回头跑,却发现后路已经被几个小孩子堵住了。这些孩子和孩子王一起围着顺小美,把她往附近草丛堆里拉。
    顾小美拼命地挣扎,双手不停地厮打着这些无礼的孩子。有个孩子火了,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朝她的头上砸去。顾小美一吓失去反抗能力,捂着头蹲在地上,鲜血从指缝中渗出,一点点滴在地上。
    趁此机会,孩子王和几个孩子把顾小美拖到附近的荒草丛中。直到夜幕降临,几个孩子才匆匆离开荒草丛,只留下奄奄一息的顾小美……
    隔天,一个过路的群众偶然发现了草丛中的顾小美,她早已死去,可是一双眼睛仍瞪得大大的,仿佛永远无法闭上。
    二、奇怪的刀
    进入巷子后,赵敬河和一个穿着雨衣的中年男子擦肩而过。

    他皱了皱眉头,尽管只是一掠而过,但是他却闻到中年男子身上有很刺鼻的味道。很明显,中年男子刚才宰杀过什么东西,连雨水都洗刷不掉他身上的血腥味。
    赵敬河走了几步,脚下好像踩到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他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把尖刀。这把刀几乎全陷进泥土里,只露出半截刀柄。
    赵敬河捡起了刀,抹去了刀面上的污泥,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迹。他先是掂了掂,随后小心地把刀放进了书包。
    隔天下午,刚放学不久,同班的张可妮找到了赵敬河,说:“敬河,待会儿能不能陪我一起回家?”
    赵敬河点了点头,前几天,隔壁班有个女生遇害,嫌疑犯据说是附近村里的几个留守儿童,那女生的遇害地点刚好就在张可妮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赵敬河陪着张可妮走过了那条危险的过道,快到她家时,只见张可妮还在紧张地东张西望,他不由笑着说道:“可妮,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起码暂时不会有事。”
    张可妮不服气地说:“你怎么知道?”
    赵敬河笑道:“因为我没有看见你旁边有牛头面。”
    张可妮听不懂赵敬河的话,她像看到精神病人一样看着他。
    赵敬河把张可妮送回家后,又顺着原路走回去。隔壁是荒草地的过道上,铺满了夕阳的余晖。赵敬河刚踏上过道,脚步突然间顿住了。他看到远处出现了一幕奇妙的场景。
    牛头马面拖着一个孩子,朝着日落的方向一步步走去,最后倏然不见。

    
    三、跟踪
    顾怀忠出狱那天,狱警曾郑重地叮嘱他,出去以后好好做人,别再犯事。
    他唯唯诺诺地答应后,便迫不及待走出他生活了八年的监狱。
    顾怀忠其实不是坏人,那年他妻子病重,看病吃药要花不少钱,可是偏偏在那个时候他下岗了。
    眼见妻子的病越拖越重,走投无路的顾怀忠把心一横,在某个晚上拿了家里的菜刀,干起了抢劫的勾当。
    一夜过去,顾怀忠的兜里多了几百块钱,但是还没来得及带妻子去医院,警察就找上门来了。
    最后,顾怀忠因抢劫罪被判了八年,在判决通知书下达那一天,他的妻子从阳台上一跃而下,身体和家庭一起摔得粉碎。
    在监狱里,顾怀忠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顾小美。他进监狱后,顾小美就被寄养在他姐姐家里,日子过得十分凄苦。
    这些年来,他拼命改造争取减少刑期,又努力学习技术,期望出狱后能够有谋生的手段。

    可是,没想到,当他兴冲冲地赶到姐姐家,却被告知,女儿已经死了。
    犯案的几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孩子王十六岁半,其余几个都在十三岁以下,最小的还不满十二岁。
    除了孩子王被拘留外,剩下的几个孩子没多久都给放了。据说,那几个孩子的家长暗暗给孩子王家送了钱,让他揽下所有罪责。
    “弟弟啊,我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小美,让她被几个王八蛋给害了!她死不瞑目啊!”姐姐干号着。
    顾小美死了,我女儿死了……顾怀忠悲愤交加!他一次又一次地去警察局,可是警察的回话永远都是硬邦邦的:
    “顾先生,你们家属的情况我们很同情。可是我们确实没有足够证据证明那几个孩子参与了犯案。哪怕他们真参与了,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是无法逮捕他们的。”
    “我抢了几百块钱,就坐了八年的牢!他们杀了人,怎么就可以逍遥法外?”顾怀忠恨恨地道。
    他的问题警察回答不了,法律也回答不了。日子一天天过去,顾怀忠的内心逐渐陷入绝望中。不行,如果法律无法为他女儿讨回公道,那么就由他来干!
    在一个下雨的午后,顾怀忠穿着雨衣,带着雨伞和刀出门了。
    他之前暗暗观察了好几天,那几个孩子每天中午都在野外玩,到了时间才磨磨蹭蹭去上学,所以他们肯定没有带雨具。
    果然,他在觉远小学逛了一会儿,就看见其中一个孩子夹在其他学生中间,正满脸焦虑地盯着天上绵延不绝的雨。
    顾怀忠已经知道那个孩子叫张旺,于是不动声色走上前,对张旺说自己是他爸爸的同事,帮他爸爸来送伞的。
    张旺没有丝毫怀疑,接过雨伞后,便迫不及待打开雨伞,踩着雨水出了学校。顾怀忠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他早已探清了附近地形,知道哪个地方最偏僻,动手最方便。

    
    四、杀人新闻
    今天,张可妮又要求赵敬河陪她回家。
    当走到西湖边上的时候,张可妮去买了两个冰激凌,可她一回来,便看到赵敬河正站在西湖旁边,手里还拿着一把刀,刀上还残留着些许凝固的血迹。
    然后,赵敬河用力地把刀扔向湖里。张可妮走过去,把右手的冰激凌递给了赵敬河,问:“你在干吗?”
    赵敬河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你发觉没,你回家的那条路上,最近少了一个孩子?”
    张可妮疑惑地摇摇头。
    赵敬河提醒她:“我们隔壁班不是有一个女生遇害了吗?就是那个女生的爸爸干的。”
    张可妮不安地道:“那刀怎么会在你手里?还有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敬河神秘道:“是牛头马面告诉我的,我能看到他们。”
    张可妮听不懂赵敬河的神神叨叨,干脆就没接话。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可妮的父亲随手打开电视,本地新闻正在报道一条关于本市失踪孩童的消息。
    张可妮的父亲看了一下,惊讶地道:“这不就是附近的小孩吗?我前几天下班时还遇见过呢!”
    张可妮猛然想起赵敬河下午的话,很显然,赵敬河目击了这场凶案。可是他为何不报警呢,她想不明白。
    当天晚上,赵敬河做了一个梦。他梦见顾怀忠挥刀捅死了一个个孩子,孩子们的身体被捅了无数个洞,每个洞都在往外喷血……

    他很害怕,刚想跑,可才转身,就看见牛头马面站在自己身后:“赵敬河,很快就轮到你了。”
    最近,顾怀忠看到牛头马面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多了。
    今天早晨,他咳出了血,对着面前若隐若现的牛头马面,他大声恳求道:“不要那么快带走我!我还不能死!”
    这几天,他一直在找机会接近剩下的几个孩子,幸好孩子们的家属并不知道他的存在,上次他杀了张旺后,非常小心地把张旺的尸体埋好,现在还没有人觉察到。
    唯一的遗漏是,那天他太过匆忙,不小心把凶器丢了。他希望没人捡到。
    这天是周末,又有两个孩子瞒着家长,跑到荒草丛中玩。守株待兔多时的顾怀忠确定没其他人后,踱步上前,假装成一个过路的行人,让两个孩子给他指路……
    五、最后一个
    张可妮觉得,赵敬河有点怪怪的。平日里神采奕奕的他,最近却有些萎靡不振,有几次她还看见他趴在课桌上睡觉。
    这一夜,张可妮上完补习班,直到十点多才匆匆忙忙回家。在路过荒草丛的时候,她突然看到前方有个熟悉的人影。

    惨白的月光下,只见赵敬河拿着一把铁锹钻进了草里。张可妮悄悄放下自行车,跟着赵敬河钻进了草丛里。
    大概走了五分钟,地上的草渐渐少了,张可妮踏进了一块褐色的荒地。
    此时在前面不远处,赵敬河正挥着铁锹,拼命铲地。张可妮很想走过去看他在挖什么,可是又怕惊动他,只好犹豫地站着。
    突然,猝不及防的月光—下子洒在了大地上。张可妮一下感觉周围亮堂起来,然而,她看到赵敬河脚下的坑里,露出一只腐烂的小手!
    公安局里,两位年轻的警察正襟危坐,严肃地盯着赵敬河。
    此刻他满脸疲倦,对警察的问话都是有一句回一句,根本看不出任何心虚的样子。
    警察严肃地问:“坑里那几个孩子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赵敬河面无表情地道:“有人把他们杀了,埋在那里,我只是挖出来而已。”
    警察厉声问:“是谁杀了他们?”
    赵敬河道:“顾怀忠,就是前些日子遇害女生的父亲,他女儿被几个小孩弄死了。你们不为他讨公道,所以他就自己动手了。”
    警察疑惑地道:“你在哪儿听说顾怀忠这名字的?又怎么知道他埋尸的地点?”
    赵敬河老老实实地说:“这些都是牛头马面告诉我的。”
    警察更疑惑了:“牛头马面?那是什么东西?”
    赵敬河—下激动了:“牛头马面就是地狱的阴差啊,他们负责把死人带到地狱里面去。一切都是他们告诉我的!
    ”他们说顾怀忠杀了那些孩子!而且他们还说,现在顾怀忠还要再杀一个孩子,只要那个孩子死了,一切就完结了!“

    
    六、被抓
    最近,顾怀忠咳嗽得越来越厉害,咳出的血也越来越多。
    现在只剩下一个孩子了,可是这个孩子只有十二岁,他的父母看得很紧,他很不好找机会。
    终于,这天,他把这个孩子骗上了自己的自行车,但是,不知道孩子是从哪里闻到了阴谋的味道,在要求停车未果的情况下,居然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了下去!
    好在顾怀忠马上便追上了孩子,随后直接把孩子按在地上,小孩拼命挣扎着!
    正当顾怀忠把手伸向藏在后背的刀,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叫喊:”顾怀忠,放开那孩子!你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
    顾怀忠慌忙大喊:”你们不要过来。“他刚举起刀,一颗子弹就贯穿了他的腹部。
    顾怀忠一下子摔倒在地,刀也顺势掉在了地上。孩子赶紧爬了起来,哭喊着跑向了警察。
    他拼命挣扎想抓住孩子,却再也使不出任何力气。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身边出现了两个诡异的轮廓——牛头马面。
    他满脸不甘地盯着最后的仇人,艰难地抬起了沾满了鲜血的手,指着孩子,绝望地喊道:”赵敬河,我看见你的背后站着牛头马面!“

    赵敬河是那个十二岁孩子的名字。
    七、最后的结局
    ”那么,那几个孩子真的是赵敬河杀的了?“
    ”是的,鉴定书出来了‘他患有很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就突然发疯了?“
    ”也许是被最近某个案子给刺激了吧。还记得赵敬河提到的顾怀忠吗?那是八年前一个杀人犯的名字。他女儿被几个未成年的孩子给害了,其中之一就是赵敬河。
    “后来顾怀忠杀死了那几个孩子,而赵敬河很幸运,被警察救了下来。但是这件事给他留下很大的阴影。”
    “他被吓出毛病了?”
    “也不全是这样,我觉得更多是种罪恶感吧。随着年纪增长,他对当年做过的事的罪恶感也在逐年增强。刚好,碰巧最近有个女生被几个孩子用石头给砸死了,再加上一些细节,促使他犯下命案。”

    “细节?”
    “这是我猜测的。在案发之前,赵敬河捡过一把带血的刀,但其实那把刀是一个贪玩的孩子扔在那里的。正好顾怀忠杀的第一个孩子时,也是一个雨天,用的也是一把刀。
    ”当年命案的细节通通都出现在他眼前,这让他—下回到了过去,他在精神病发的时候,也许把自己妄想成了顾怀忠。他杀死那几个孩子,是对当年自己的’复仇‘。“
    ”那他说的牛头马面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精神病的妄想。说起来,顾怀忠当年也是这样,我查过卷宗,当年顾怀忠在他妻子自杀后,人也是变得神经兮兮的,经常说他在谁的背后看到牛头马面,赵敬河无意之间也被他影响了吧。“
    案子了结后,赵敬河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这一夜,病房里,赵敬河又看见了牛头马面。
    牛头发话了:”顾怀忠,不是说好报仇后就跟我们走吗,怎么还不走啊?不会是待久了,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吧。“
    马面从腰间拿出一面镜子,对准赵敬河,镜子里映出了顾怀忠的脸。
    赵敬河好像想起什么一样,指着雪白的墙壁,点头道,”对啊,我这就来,马上来!“
    他跌跌撞撞走到了窗前,打开窗户,一跃而下……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