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镜子鬼故事 >

晨晓杀人案

2018-05-04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第一章、邀请函和剥皮
    在一座古老的佛刹之中,正坐着四个男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职业——作家。他们分别叫做李翰、陆维生、高晨以及邓椎。
    他们四人的面色都无比的凝重,像是藏有万千的心事。
    “你们···也是收到了邀请函来的?”高晨拿出了手中的那张邀请函,只见上面画着一只孔雀。
    “是什么人,约我们来这里的。”陆维生脸色发青道。
    “呵呵。”李翰冷笑道:“这还不知道吗?肯定是我们其中的一个,不是吗?”说着他又看了高晨一眼。
    高晨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看我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是你的同门师兄。而且···你最新的作品其实是他的手稿,对吗?”
    “你···”
    李翰接着说道:“当年也是你提议要我们在这里下手的,不是吗?”
    “那我现在约你们来又是为了什么?”高晨冷哼了一句道。
    李翰不屑的说:“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这孔雀画的可真好,真像是他画的。不过,作为师兄的你,熟悉他的绘画手法也不是没可能的。”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邓椎开口了,“这里阴森森的,你不觉得吗?当年···他就是葬身在这里的。”
    众人随即又低下了自己的头,陷入了一片沉思。
    坐了几个小时,天色渐渐的黯淡了。高晨再也忍不住了:“我要休息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进了一间厢房。

    而在他进入厢房的时候,无意的一回眸,竟然看到了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高晨安慰自己道。
    夜间这个山庄特别的冷,再加上就只有他们几个人,所以格外的让人发毛。其实这座山庄之前是有五个主人的,只是在十年前,有一个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就连警方,也一直没有查到那人的下落。
    在高晨回房后不久,其余几人也跟着回房了。
    陆维生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那张邀请函,不禁感到一阵的不安。那上面的孔雀不得不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却已经死了。
    十年之前,死于谋杀!
    就在陆维生继续沉思的时候,一个魅的影子忽然闪现在了他的眼前。那一身黑衣看起来如似魅,好不恐怖
    “你是谁?”陆维生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的心慌。
    “是我啊,老朋友。”
    他房中的灯花忽然“噼啪”一声炸开了,而他也在那一刻看清楚了来人的长相。那是一张极其俊秀的脸,甚至有点像是一个女人。

    “你···怎么···”陆维生还未来得及多说一句话,便被那人一刀割开了喉咙!
    “咯咯咯····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人影拿起了自己手中的修眉刀,在陆维生的眼前摇晃,“我想做我最喜欢的事情!”
    陆维生的眼睛猛然睁大,而那人影竟然又以极快的速度挑断了陆维生的手脚筋。
    “咯咯咯···就让我来为您剥皮吧!大作家!”
    清晨破晓的时候,一声尖叫从园中传来,众人在一瞬间都醒来了。
    剩余的三人立随意披了一件衣服向外赶去,却只看见一句尸体沉睡与清晨的破晓之中!那是一具被人剥皮的尸体,血淋淋的好不恐怖。
    尸体的手脚筋全部断了,而尸体也被人固定在了一棵树上面,是把四肢活活钉在上面的!
    “啊····”邓椎大叫了起来,因为那具尸体他很熟悉,正是陆维生!
    高晨和李翰的脸色也在一瞬间铁青了。
    忽然,邓椎指着天边的太远大叫道:“晨晓,破晓了,哈哈哈,是他回来了,是他回来了!我们都活不了了···”
    “别胡说,他已经死了,他不可能活着的···”李翰大吼道,忽而,他又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了高晨说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他?”
    “你疯了!”
    “你们是同门,肯定是你在模仿他的手法,是你,他最喜欢剥皮了!”
    高晨此刻也怒了:“没有证据你别乱说话。”
    “那你有证据吗?”
    “我会用的。”高晨的眼中忽而迸射出了一道冷峻的光。

    
    第二章、孔雀昙花
    活下来的三个人此刻都坐在大堂之中,他们一定要抓到那个凶手。因为他们必须抓到他,如果就这么回去,一定会被警方怀疑,如果警方介入调查,那么十年前的事情就很有可能会被挖出来,到时候谁都会有麻烦。
    而此刻三个人中间很有可能就有一个人是凶手,故而三人的面色都十分的凝重,各自怀着各自的心事。
    “我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不睡吗?我··实在受不了了···”高晨冷冷的说了一句,便起身回屋了。
    “你是在害怕什么吗?难道···你真的是凶手?”李翰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阴冷的笑,仿佛他很希望高晨就是凶手。
    他当然希望高晨就是凶手,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除掉高晨了。而除掉高晨之后,他要的,就是那个人的手稿。
    又熬了几个钟头,李翰也实在受不了了,便也回房睡了。
    而高晨从回房之后心情就一直不好,他知道李翰看自己不爽,一直想要除掉自己。就像当年他们四个人联手除掉那个人一样···
    睡到一半,高晨闻到了一股香味,那幽若的香味像极了一种花——昙花!
    那是那个人最喜的花!
    睁开眼,自己的床前此刻正被人摆放了一朵花,那是一种很奇特的花,名字叫做孔雀昙花。这正是那人最喜欢的。

    “啊····”
    邓椎和李翰听到高晨的叫喊便急忙赶了过来,只见高晨一脸的惊恐,死死的盯着自己床前的那朵孔雀昙花。
    “孔雀昙花!”邓椎和李翰异口同声的说道。
    “难道···真的是他!这里不会有孔雀昙花的!不会有的···”
    “难道····”高晨忽然全身发抖了,“难道我看到的那个人影··真的是他?”
    “你看到他了!”李翰忽然一把抓起了高晨的衣角,大声的问道:“不可能,是你在说谎?这孔雀昙花是你准备的,因为你想要把我们都杀了,对吗?”
    高晨哆哆嗦嗦的说道:“不是的,不是我,我真的看到了,一个人影,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在··就在···就在陆维生死的那天晚上啊!”
    李翰松了一下自己握住对方衣角的手,说道:“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

    “我···我···我太惊恐了,直到刚才才想起来的···”说完便蒙着被子独自发抖了起来。
    而其余两人也过了没多久便退出了房间。
    就在他们一起退出房间的时候,高晨无意看到了邓椎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就在高晨奇怪与邓椎的笑容的时候,李翰忽然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见到李翰,高晨不免的紧张了起来:“难道···”
    “不用怕,只是你刚才有没有发现?邓椎似乎笑了一下。”
    “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
    李翰点了点头:“也许···凶手是他也说不定!”
    “不可能吧···他···”高晨似乎还是不敢相信,因为邓椎一直是他们中胆子最小的人,就连那次,也是在他们的逼迫下参加的。
    李翰冷哼了一声:“怎么不可能,这么多年了,他都半红不黑,而我们几个都小有名气了,难道他不想除掉我们吗?”
    高晨开始慌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除掉他!”
    “除掉他?”
    李翰又冷笑了一声:“当年不也做了吗?我们两个了联手,把他给做了。不过··我要他的一半手稿!”
    高晨想了想,便用力的点了点自己的头,毕竟,手稿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第三章、孔雀屏风
    一回到自己的房中,邓椎就发现了异样,自己房中忽而多了一个屏风,那是一个画着孔雀开屏的屏风。
    那孔雀优雅的姿势,就像是那个人····
    “难道···是他们故意在吓唬我吗?邓椎仿佛自欺欺人一般,摸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而就在他自我安慰的同时,窗户外面忽而闪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如鬼魅一般,一下子就消失了。
    ”是谁?“邓椎急忙追了出去,却不见人影。而当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房中那个多出来的屏风上面被人用人血写了一个晓字!
    那晓字仿佛是张着大嘴的怪兽,让他不寒而栗。
    而在那个字下面,似乎还有着一段话——我将把你带入地狱,我们将会在地狱重逢,就如以往一样,只言文学,不言其它!
    那是用毛笔写的,浑厚的笔力中却又有着女子的阴柔。那字他很熟悉,十年前的那个人,就能写出这样的一手字来!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邓椎拼了命的大喊,他的叫声惊动了另外的两个人,而他们此刻却都躲在暗处,仿佛在窥视着一出好戏一般。
    不过在他们看来,此刻邓椎做的一切,也根本就是一出戏罢了。
    忽然,外面安静了。而在房间里面的两个人也都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咧开嘴笑了起来。他们想:他一定是把戏做足了。
    可他们却没有想到,其实是邓椎被人打昏了。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邓椎才缓缓的醒了过来。一醒来他就看到了一张脸!那是一张极度俊秀的脸。

    而此刻,他们却是在一个山洞里面。
    ”你···为什么我会没有力气?“
    ”我给你吃了特殊的药物,你现在自然没有什么力气了,不过还好,你还可以写字!“那人影咧开嘴说道。
    邓椎忽而心慌了起来:”为··为什么要写字?“
    ”斗文啊!“
    斗文,这是他最喜欢开的一个玩笑。十年前他无意看到了一篇大师的作品,大师在文中塑造了一个取人喉咙的女人,那人喜欢和别人斗琴,输的人就要割下自己的手来!
    ”难道···你要···“
    那人影笑着说道:”是啊,你忘了吗?我最喜欢开的那个玩笑,现在就要成真了!“
    ”不要···“邓椎想跑,却跑不了了。
    ”哦?“那人影故作惊讶的说道:”为什么不呢?“
    ”我不如你···“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人影忽而又笑了:”那就是你自己认输了!我说过,我输了,证明我技不如人,手砍下来给你,你输了,证明你不如我,你的手就要砍下来给我!“
    忽然,那人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把刀出来,猛地一下,砍像了邓椎的双手!一瞬间鲜血直流,而邓椎的惨叫声也让人毛骨悚然。
    ”咯咯咯···作为作家,没有手,还不如死了呢。那我就送你去死好了。“他云淡风轻的说道。
    手起刀落,邓椎的脑袋被他砍掉了。
    接着,他又背起了尸体,像山庄走去····
    又是一天破晓,同样是一声叫声吸引了那两个人,两人带着一脸的惊慌向邓椎的房中跑去。只见邓椎已然死去多时,而他的尸体此刻正被人缝在了他房中的孔雀屏风之上!
    不过那只是身体而已,他的头,正被人摆放在茶桌之上,而在脑门上,被人插了一朵已经凋谢的孔雀昙花!
    ”怎么可能···我们昨天···一直在一起的啊!“李翰和高晨也慌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猜错了。
    ”难道··是鬼?“高晨开始没来由的感到了惊慌,接着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说道:”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
    而李翰没有办法,只能在后面一直追着他。
    跑着跑着,高晨不跑了,李翰刚一上去,就看到了高晨那惊慌的脸。
    ”你怎么了?“
    ”你看看那里···“高晨哆哆嗦嗦的指向了一边,他手指的方向,是唯一通往山庄的吊桥。此刻吊桥的绳索已经被人隔断了,而更加诡异的是,那人竟然还用一个很细的线把它又连接了起来,意思就是说只要过去,就会死!

    
    第四章、灌铅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独自入睡了。
    这座山庄仿佛被人诅咒了一般。
    ”会不会···他没死?“高晨忽而问道。
    ”不可能···明明···看着他掉下去的啊。“李翰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思绪回到了当年。当年他们就是在那座吊桥之上,把那人活活推了下去的。
    高晨忽而把头一低:”我们当年··是不是错了?“
    ”哼。“李翰冷哼了一句:”错了?可是当年都是你提议了,如何下手,在哪里下手。甚至是你说的,只要他活着一天,我们就永无出头之日。“
    ”我···“高晨没有话说了。
    李翰接着又说道:”高晨啊高晨,我们杀他情有可原,可你别忘了,他是你的师兄,是你唯一的师兄啊。当年在北京的时候,你的书卖不出去,杂志也退了你的稿子的时候,是谁让你住在他家?是你不收你一分钱,才让你没有饿死街头?“
    ”我知道我对不起他,但是···你们也做了!“
    ”对,既然做了就不该畏手畏脚,我想也许是有人故意这样的吧。“李翰冷哼了一声,随即目光在四处打转,像是想窥视出什么一样。

    高晨没来由的慌了:”你···你在看什么?“
    ”我在想,是谁想杀死我们?“
    ”你还在怀疑我?“
    李翰眨了眨眼睛:”是。“
    ”可我们当时是在一起的啊。“
    ”你可以找别人动手!你故意在破晓的时候杀人,就是为了让我们想到他,不是吗?“
    ”可是那屏风上面的字?“高晨为自己辩解道。
    李翰不屑的说道:”这有何难,你和他在一起那么久,模仿他的字,又有什么困难的?“
    高晨被这句话呛得脸色通红,他立马站了起来说道:”好,那我就证明我不是凶手好了!“说罢他便向外走去。
    其实李翰也知道高晨不是凶手,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要利用高晨引诱出凶手罢了。

    当高晨出门之后,李翰便一直偷偷的跟着他。
    忽然,高晨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李翰见了,立马躲在了一颗大树后面。
    一看到那人影,高晨便一下子摊在了地上,随即又像是昏了过去一样。
    在确定高晨昏了之后,那人影一把抱起了高晨,左拐右拐,把他带到了一个山洞里面,而李翰则一直偷偷的跟随。
    高晨是被烟给活活熏了起来的,一见到那张脸,他便惊慌了。而此刻,他却已然被人捆绑了起来。
    ”师···师兄!“
    ”你还记得我啊?“
    在山洞里面,此刻正有着一口大锅,锅子里面此刻正在烧着什么东西,那金属的味道猛然让高晨的脸色变的更加的难看了。
    ”难道是···“
    ”没错啊,正是铅水!因为我要为你灌铅!“说着那人影便一下撬开了高晨的嘴巴,还拿了一个口撑出来,把他的嘴巴撑的老大。
    接着,他竟然从那里乘了一勺化了的铅,一下子灌入了高晨的嘴里·····
    ”你是什么人?“李翰跳跃了起来,指着那人大声的问道。
    而李翰只是看了那人一眼,便惊愕的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过了好久,他才哆哆嗦嗦的说道:”是··是···是··是你··陈晓!“

    
    第五章、陈晓
    他叫做陈晓,从小便被人目视为神童。第一次发表文章是在九岁,和张爱玲一样。
    从那一刻起,他就决心要成为一名出色的作家,长大后的他更是拜访名师。因其天资极高,最终成为了某悬疑推理大师的开门弟子。
    那时候,他凭借自己的天赋和自己的努力开始渐渐的展露头角了。而他还有一个师弟,那正是高晨。
    他们师兄弟的感情很好,他就像是他的哥哥一样,照顾着他。
    无奈高晨天资有限,难以成为和他一样的作家,但是他却始终鼓励着他。
    后来的一日,大师告诉他们二人,自己的本事已经全部教给他们了,他们可以出道了。
    出道后,二人的命运截然不同,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陈晓凭借自己扎实的文字功底,以及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一跃为中国文坛的翘楚人物。当时更有一句话被人广为流传——香港李碧华,大陆陈晓。
    而高晨却始终是默默无名。

    一日,陈晓结束自己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的时候,发现蹲在他家门口的高晨。兄弟相见自然格外的热情。
    当他得知自己的师弟因为没钱住不起房子的时候,他便仗义的邀请他住在了自己的家中,并且免他一切费用。
    而之后高晨更是感激自己的师兄,甚至还介绍了几个和自己一样潦倒的作家给他认识。
    虽然当时已经是知名作家了,但是陈晓为人仍旧低调谦虚。
    当时的他,甚至想要效法李碧华,不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是媒体实在厉害,他这个超人气作家还是曝光了。
    凭借扎实的文字功底,以及俊俏的长相,陈晓可谓如日中天。之后他更是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江户川乱步奖的作家,从此名声更是大燥。
    而那个时候,高晨等人也开始了渐渐有了名气。只是那时候的他们,虚荣心也开始滋长了。
    虽然仍旧是好友,但是他们却无比的嫉妒陈晓。
    最终,在高晨的提议下,他们购买了那座山庄。美曰其名是避开扰乱的尘世,实际上,是为了杀死陈晓做准备。
    就在一天,他们把陈晓骗到了那里,并且把他给推了下去····
    当陈晓死后,他们就盗走了陈晓的手稿,之后,文坛就再无陈晓这个人了。
    ”你们没有想到吧。我竟然会被一颗松树给接住了,只是可惜,我失忆了。这十年来我慢慢的想起了一切,所以我特意为你们准备了这场谋杀。那卡片也是我寄给你们的,你们果然来了。“陈晓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把枪来,”我早就知道你来了,现在,可以送你去死了!“
    ”砰“的一声,一切都结束了。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陈晓复出的消息传遍了中国——江户川乱步唯一的中国得主,中国的东野圭吾,陈晓先生将会重新复出。这个消息一时之间占据了所有的头条,陈迷更是直呼王者归来。
    而陈晓此刻静静的呆在自己十年没有回去的家中,看着外面的天空。
    那一刻,破晓了。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