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镜子鬼故事 >

梅花宝镜镇蛙鸣

2018-05-04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夏夜是又闷热又多蚊子,可洋州城西北角禹门一带,夏夜既无蚊子,大荷塘也没有青蛙鸣叫,这是为什么呢?这其中有一个神奇美丽的传说。
    北宋时,洋州城外正北八里草坝河边的村子里,有个书生叫李景玉,他勤奋好学,才华出众。有一年秋天,他终于盼a到了三年一届的开科取士,就告别亲人,带上书童玉墨,赴京城应试去了。
    这一天,李景玉他们路过一座山下的小镇。刚走到西边街头上,忽见路旁一棵大树下有间小茅屋,门前有个中年汉子正在磨刀,不远处的木桩上拴着一头梅花鹿。
    那梅花鹿见有人来,就连忙大口喘气,一对大眼睛紧紧盯住李景玉,还直流泪。
    李景玉见此情景,心中一阵难过,于是走过去对中年汉子深施一礼,说道:“这位大哥,请手下留情!俗话说,杀畜害命,七分罪孽;若饶过一条性命,今后必将添福增寿。我恳请你把它放归山林吧。”
    中年汉子看了李景玉一眼,说:“放掉它?你上下嘴唇一碰说得可轻松,我忍饥挨饿,辛辛苦苦上山围猎,两天才捉住了一只鹿,正想杀了它,割了肉剔了骨,拿到城中济世堂去换银子呢。放了它,我不是白费工夫吗?”

    李景玉一听,心中更急。他问:“这位大哥,如果我要买这头鹿,你要多少钱?”
    中年汉子说:“想买?那好,你给二十两银子吧。”
    李景玉吃了一惊:“这么贵?一匹才卖多少银子?”
    中年汉子不耐烦了,手指梅花鹿说:“你懂什么?鹿皮,鹿骨,鹿肉,鹿茸,鹿筋……哪样不值钱?我杀了它拿到城中去,一百两银子也能到手。我是图个省事,才低价卖给你。如果你嫌价高,我还不打算卖呢。”说完,就准备动手杀鹿。
    李景玉忙叫道:“慢!我给你二十两银子就是了。”说着让玉墨拿银子。
    玉墨打开包袱看了一眼说:“公子,我们一共只有二十两银子,都给了他,我们往后怎么办?”李景玉说:“先别管那么多,买鹿要紧。”
    玉墨虽不情愿,也只好照办。中年汉子接了银子,这才笑眯眯地对李景玉说:“公子,鹿是你的了,牵走吧!我把拴鹿的铁链也送给你。”说完转身钻进茅屋去了。
    李景玉跟玉墨把梅花鹿牵到不远处的山坡边。他解下绳索说:“我花了二十两银子才买了你一条命,赶快逃生去吧,逃得越远越好,千万莫叫人再捉了你。再有麻烦,我可没钱救你了。”
    那梅花鹿似乎很通人性,舔舔李景玉的手,又望了他一会儿,这才向山里走去。走了几步,它又回头看看主仆二人,流了几滴眼泪,稍顿一下,迈开四蹄向林中跑去了。
    回到镇上,天色已不早了,李景玉发愁地说:“好事做了,可现在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今晚可怎么过啊?”玉墨说:“公子,我还有点散碎银子,咱们先找个便宜客店吃点东西,住下来。等明天你弄些字画,卖些钱再启程上京城吧。”
    这天夜里,李景玉跟玉墨在一家名叫“云海楼”的客栈住了下来。次日清晨,李景玉吩咐玉墨买了一些纸张和笔墨回来。写了字,画了画,摆在街头卖字。可卖了两天,根本没卖到钱。

    
    第三天下午,两人回到客栈,客栈吴掌柜要他们先交店钱,他俩拿不出来。店掌柜脸色一沉,让手下人把他们的东西扔出了店。夜里,李景玉只好跟玉墨到镇子边上的一个小庙里过夜。
    半夜时分,李景玉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香气四溢的年轻女子,来到他面前低头便拜。李景玉忙问她是何人,女子说:“我是那天中午被你救了性命的梅花鹿。我已在伏牛山中修炼了九百年,因在山中寻找一种吃下可增加功力的神草,累得睡着了,就被猎手用铁索链捆绑了回来,险些丧了性命。幸被恩公相救,我才躲过劫难。因为我还不到一千年的道行,故只能在夜里变成人形,前来拜谢恩人。小女子知道恩人现在身无分文,为报救命之恩,特意来送一面我用六百年功力修炼而成的‘梅花宝镜’,往后,恩人用钱时,只需念动咒语‘五色宝镜放光彩,快送一锭银子来’。接着把镜子对准布袋口一照,袋子中就会有银子出现。”
    女子说完,随即一闪身不见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李景玉想到梦中情形,很奇怪,枕头旁边真有个茶碗口大小、周边是梅花状镶边的玉石镜。
    李景玉双手捧着宝镜,对准布袋口儿一照,念动那句咒语,话音一落,只见白光一闪,布袋中真的有了一锭银子。

    李景玉又惊又喜,赶忙叫醒玉墨,把这事告诉他,玉墨也很高兴。有了这个宝物,盘缠不用发愁了,也不必上街卖字画了,好好在客栈休息几天,养足精神再继续赶路。两个人收拾了东西,玉墨说:“昨天那个眼看人低的吴掌柜把咱们赶出来了,如今咱们有钱了,回去给那个势利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李景玉觉得玉墨说得有理,就答应了。
    两人随即去了云海楼,拿出一锭银子往吴掌柜面前一放,吴掌柜立即点头哈腰,一边赔不是,一边扇了自己两个嘴巴,然后亲自将李景玉主仆送到一间上房里安歇了。
    当天下午,云海客栈的吴掌柜亲自给李景玉二人送饭菜进来。他说公子是进京应试举子,说不定此去会金榜题名,成为大官。为了提前表示店主对客人的敬贺之意,尽点地主情谊,特备了一壶好酒,让他们免费饮用,另外还送了两盘下酒菜。

    李景玉领了店家的好意,连饮了三杯。可是,当他端起碗准备吃饭时,觉得头一阵发晕,接着就伏在桌上,沉沉睡去,朦胧间好像有人把他向一边拖拉而去,此后就全然不省人事了。
    却说此夜三更时分,小镇后山坡洼里的一座新坟墓前,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她哭了一阵子,便动手扒起坟来。一盏茶的工夫,女子扒出一具青年男尸。
    女子一见男尸,泪水又止不住地落下。女子捧起男尸的头,往他嘴里塞了点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这男尸就活过来了。他慢慢坐起来,睁大眼睛惊慌地向四周望了一圈,又看了看身边的女子,问道:“你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女子柔声说:“李公子切莫害怕,我是你救过性命的梅花鹿,想不到我为了报恩,赠送给你的一个梅花宝镜,竟给你惹来了杀身之祸。今天下午,玉墨被吴掌柜套出了实话,吴掌柜心生一计,利诱威逼玉墨,合谋害你,想独占宝贝。现在玉墨已拿着用宝镜换来的三百多两赃银逃走了。但宝镜尚在吴掌柜家中,我已替你收了回来。往后,此宝镜再照不出银子了,但置于室内,光芒四射,犹如白昼,夏天还会让人感觉凉爽舒适。这是一百两银子和一匹马,你连夜离开这里,将来必一举高中。”
    女子说完,一晃不见了人影。李景玉怔了片刻,恍如梦中,忙向着山坡拜了几拜,然后跨上马背,连夜向京城方向奔去。

    
    这一天下午,眼看天色不早了,李景玉正想寻个客栈住下,突然从路边跳出两个大汉拦住他的去路。这两人一看他骑着高头大马,还挎着个大包袱,料定包袱里有钱财。不由分说,抛出渔网把李景玉网下马来,捆个结实,连人带马押到山坳的寨子里。山寨的寨主走出来打量了李景玉一番,见是个书生,叮嘱手下人别杀李景玉,然后让人劝他留下来做山寨的军师。李景玉一心想着功名正道,自然不肯答应落草为寇,寨主听了不禁大怒,要派人去砍掉李景玉的人头。二寨主上前相劝,说先把他捆在院落里的柱子上,饿他一天一夜,到了明天,他若还不答应,再杀他也不迟。寨主应允,于是李景玉被绑在柱子上,由两个小兵守护着。
    后半夜,山寨里寂静无声,李景玉昏昏欲睡。突然,一阵奇香袭来,两个守兵倒了下去。一个女子出现在李景玉面前,她向李景玉说:“我是梅花鹿,特来救你,快跟我走。”
    李景玉被女子扶到山寨外面的一个隐蔽处坐下,然后女子又返回去,从山寨中弄出了李景玉的马和包袱。女子记挂着宝镜,打开包袱查看,可包袱里没有宝镜。
    女子有点着急:“宝镜去了哪里?”李景玉说:“别担心,宝镜还在。”原来他一直将宝镜藏在贴身的衣服里,女子看见宝镜,就放心了。她带李景玉逃下山来,到了安全处说:“往后你好好收藏宝镜,如若你考上进士,也许以后还用得着。天快亮了,恩人快上路吧。”说完就离开了。李景玉不敢久留,骑上马向东飞奔而去。

    两个月后,李景玉果然中了进士,并被皇帝钦点为探花。正赶上洋州州官陈大人调离他乡,李景玉便接替陈大人之职,做了洋州州官。
    那一年夏季,有个朋友远道来洋州玩。那天黄昏,李景玉带着朋友到北门外城墙脚下的“禹门春浪”池塘边游赏。傍晚时分,二人在塘畔凉亭中闲谈。时值盛夏,天气热,塘中青蛙呱呱乱叫,吵闹得人心里烦。李景玉取出梅花宝镜照向池塘,口中道:“五色宝镜放光芒,迎来一片夜色凉,只准蛙儿池边住,莫让蛙儿乱叫嚷。”
    “扑通!扑通!”说来真奇怪,也许那光芒奇异,吓着了小动物,随着李景玉手中宝镜的光芒在池塘中扫射了一圈儿,只听几声蛙儿纷纷从荷叶上向池里跳下的落水声,接着,塘中原来此起彼伏的蛙鸣声顿时停息下来,蛙儿好像哑巴了一样。当天夜里,他们还发现,池塘周围也没有了蚊子。在此游玩到深夜,真是凉爽又舒服。

    两个月后,一个叫妙手的盗贼听说李景玉有这么一个宝贝,就起了歪心。一天深夜,他潜入府衙,终于寻到了宝镜。可是,当妙手揣着宝镜走出房来正想逃离时,被巡逻的兵士发现了。兵士大喊着捉贼,举刀便追,叫喊声惊动了值班的两个捕头,他们也带人提刀追了上去。
    妙手眼看将要被捉,惊慌之中,就悄悄爬上了一棵三丈高的大树,准备藏在树上,等追兵追到别处去了再寻机逃走。谁知,黑暗中妙手抓着树杈向上攀爬时,错抓了一根枯朽的树枝,枯枝突然断掉,妙手猝不及防,头朝下跌落在石板地上,当场毙命。那只宝镜在妙手从树上跌下时,也从他的怀中滑出,掉在石板地上摔了个粉碎。
    这时,被惊醒的李景玉随众人赶到摔死盗贼的身边,用灯笼一照,李景玉大吃一惊。原来,这妙手贼人,竟然是他失踪了多年走上歪道的书童玉墨。
    “唉!他到底还是死在这个宝镜上了。”李景玉不由长叹一声,令人将玉墨埋葬了。
    梅花宝镜虽然从此没有了,但是直至如今,洋州城西北角禹门池畔一带,夏天荷塘只见青蛙在水中跳来跳去,却从来听不到“呱呱”的叫嚷;另外,夏季这儿也没有蚊子,真是奇观。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