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红色嫁衣10_找到了

时间:2018-01-16 17:49 来源:未知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其实在去往帝都的这两天里也有一些好玩的事情,当然在我眼里好玩的事情,其实是在人家眼里的恐怖事情。在我刚上火车的时候,就有个大概有个四五岁的女人紧盯着我看,她总会拉着自己的妈妈指着我喊道:“妈妈…你快看…哪个大哥哥…背着一个穿着红衣的大姐姐……”

  倒是孩子她妈背脊发冷很是恼火的给了她孩子一耳光,又佯怒的骂道:“大过年的胡说个什么呢?还不快点睡觉?”

  当然我心里很明白这所谓的“背”肯定是指小倩,在我拿着简易的行李路过这个小女孩的时候,对方“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更是把脑袋紧埋在她妈的怀里。这让我真的是好尴尬,难道我就有这么吓人?哦不对是所背着的小倩真有这么吓人?

  抛弃这些神鬼论,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出新疆,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会有未知的事情等待着我呢?当我想让小倩来给我预知下自己的未来会怎么样?结果她很是阴森的告诉我,她预知不到我的未来,这也就意味着我随时可能会死亡么?只是当我想起来要找的这个男人,既然小倩能窥视到未来,为何自己不去找这个男人,非要我自己去寻找么?

  当我追问起来的时候,对方说他也看不见这个男人的未来,也更找不到对方。既然找不到对方也看不到对方的未来,这不会是死了吧?我就这么淡淡的问了问,结果小倩脾气忽然很暴躁阴森的尖叫起来道:“这不可能,我不相信他会死!他一定是躲在了我找不到的地方,跟哪个贱人生活在一起!”

  当我询问起来照片里的这个男人叫什么的时候,小倩不知道的摇着头。又称有关对方的记忆全部都没了,还说她自己醒过来的时候,生前的记忆只有自己跳楼的哪段,她也知道自己曾经生活在帝都,然后就一无所知了!

  不得不说想要找到照片里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够棘手的,只是我越看照片里的这个男的。总有那么丝丝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而我脑海里的最深处好像是想要给我映射什么?总感觉这个男的到底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难不成是错觉么?

  就在我最困倦蹲在地上抱住双腿想要睡一会的时候,我脑海里不由自主的这样想起来,不知道大家相信不相信命运么?这个东西能轻而易举的改写跟掌握。当你认为可以随意玩弄它的时候,结果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还是任由命运来摆布,或许我跟小倩的相遇是命中注定,也或许是老天见我实在是太可怜就跟我开了个玩笑……

  来到帝都还没休息两天,就被小倩催着出去找照片里的男子,只是帝都这么多人口该怎么找?这简直是犹如大海捞针,不过我害怕对方会迫害我身边的人,我还是抱着一丝大海捞针的想法开始寻人。

  我复制了大量有关这个男子的照片,开始在网上发寻人启事,开始雇人贴小广告。结果这一个星期都快过去了,跟本没有任何的回应,而我也表示很亚历山大。甚至我劝过小倩能不能不要找这个男的了?结果对方很是歇斯底里的朝我阴沉的咆哮起来,她要是找不到就绝对不会去投胎,还扬言威胁我会拉我全家下地狱,永远饱受割舌之苦……

  在我毫无头绪吸烟解闷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帝都号码,我就在想难不成给我打电话的这个人知道些事情?我抱着一丝欣喜的接了电话,听电话哪头的声音来判断,给我打电话的人年龄大概不过25不小22。

  电话里对方告诉我他见过照片里的这个男子,又说电话里不方便说事情,想要了解就让我去找他。挂电话的时候还不忘告诉我,让我称呼他小何就可以!等我吃过晚饭,接到他的短信,我迫不及待的就搭车按照地址坐了过去,不得不说这个破地方远的都快到通州区了。

  找到这家用仓库改装的吉星公寓,我给小何打了个电话让他出来接应我一下。不得不说对方长得实在是太贼眉鼠眼,一看就是做小偷的料子,跟着他进了房间,对方尴尬的笑了笑招呼我随便坐,又说房间有些乱别在意。

  由于我太想知道这男的身份跟事情,也不含糊的从口袋递出一支中华给对方点燃,紧接着从口袋里递出照片。小何接过我手里的照片,嘴里叼烟双眼半眯的想了很久,最后一拍自己的大腿给我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就说咋那么眼熟呢?”

  他把照片还给我,开始翻起凌乱的房间嘴里嘟嘟囔囔的喊道:“咦?跑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了?”

  看他这丢三落四找不到东西的样,让我不由的白了白眼很无奈的点燃香烟,等着他找东西!

  “找到了……”

  小何也不知从哪里翻出一只破手镯,这手镯的中间有一丝的裂痕,像是碰撞到过什么?如果要是没有这一丝裂痕肯定会值不少钱。就在我细细打量这只手镯的时候,对方很是当宝的把它拿了回去塞在怀里说道:“这只手镯你想要,必须给我个价格,这是我四年前接的一手赔本买卖偷来的,偷的就是这个男的,他妈的现在想想就够霉气的,他还打死了一个兄弟,对方就算化成灰老子都能认得出来!”这话让我觉得有些来了头绪,一点也不犹豫拿出钱夹掏出一千块,并且放在桌上让他把偷这只镯子的过程告诉我。小何很是鬼迷心窍的拿过钱又很开心的数了数,还验一验这钱到底是真还是假的?

  看他那一脸的财迷样,我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走向他的卫生间方便一下。只是在我前脚刚进卫生间,正想拉开拉链嘘嘘呢?我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啊…啊…救……我…”

  客厅的惨叫跟求救声,让我顾不得拉上裤拉链就跑了出来。结果发生在我眼前的一幕,让我从头凉到尾。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