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感人爱情故事 >

爱情的骗子

2018-01-03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文森长得英俊帅气,举止优雅,看起来颇有几分绅士风度,不明真相的人都以为他是个非常有教养的上等人,其实他的真正身份是个骗子,一个专门以有钱女人为对象的爱情骗子。

  这天,他从赌场出来时口袋里已经干净得像洗过一样,他正盘算着该到哪里去寻找“猎物”时,几辆汽车停在他身边,车上下来几个壮汉,不由分说地把他扔进了汽车。

  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四周一片黑暗,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一道强光打到了他的脸上,只听黑暗中有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文森先生,还记得被你骗过的杰西卡女士吗?是她雇我们来找你算账的,她希望能给你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说吧,你是想缺只胳膊还是少条腿?”

  “这完全是个误会,我要见杰西卡,当面向她解释!”文森一听慌了神,这杰西卡就是他的上一个“猎物”,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没用的!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见到她你的下场只会更惨!”对方在他将要绝望的时候抛出一条诱饵,“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想。只要你能帮我办一件事,我会负责帮你把所有的麻烦摆平!”

  文森无奈地点点头,心说事情都到这份儿上了我能不答应吗,只是自己除了骗人外似乎一无所长,对方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呢?

  “我要你做的事其实非常简单,而且是你最擅长的,我希望你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一个女孩爱上你,有关她的资料一会儿我会给你。”

  灯光熄灭了,文森眼前一片漆黑,有两个人过来给他松了绑,又塞给他一个文件袋。然后,那个声音又恶狠狠地警告道:“你最好别耍花样,要不然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还有,开着手机,我会随时和你联系!”

  资料是关于一个叫安妮的年轻女孩的,里面写得也不是很详细,只是简略地介绍说安妮父母双亡,今年十八岁,刚高中毕业不久。从安妮的照片来看她长得不是很漂亮,看起来带着几分柔弱,让人一见就有种想要呵护的感觉。

  这个任务对文森来说根本就没什么难度,只是对方雇他的动机是什么呢?他实在看不出得手后对方能获得什么好处。

  既然想不通就暂时不想了,现在还是先完成任务要紧,文森感觉得出那帮家伙绝不是什么善茬,说得出一定会做得到。

  第二天一早文森就来到安妮家附近,等她出门后装作不留神把她手里的东西撞了一地,然后借机交谈起来。

  原来安妮要去孤儿院做义工,手上拿的都是给孩子们的礼物。文森说他正好顺路,可以送她一程。

  两人边走边聊,文森善于察言观色,投其所好地挑些安妮感兴趣的话题来讲,两人渐渐熟络起来。

  两人正聊得高兴,突然旁边闯过来两个黑人,一把抓住安妮就想往旁边的汽车上拖。文森极力压下想要逃跑的念头,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他死死拉住安妮不放,也不知挨了多少拳脚,幸好附近有不少人闻讯赶了过来。两个黑人见势不妙,只好扔下安妮落荒而逃。

  文森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他赖以谋生的英俊脸庞也变得惨不忍睹。文森心想这下子可亏大了。虽然从诊所出来安妮看他的目光已经多了几分深情,可是即使成功了也从她身上榨不出几两油来,这注定是个赔本的买卖。

  文森刚回到家就接到了那神秘雇主的电话,表扬他今天表现得不错,因为安妮最喜欢勇敢的男人,还说已经给他的信用卡里打了一笔钱作为奖励。

  文森埋怨对方多此一举,不该弄什么“英雄救美”的老套把戏,难道凭他纵横情海多年的本事连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都搞不定吗?没想到对方说这事和他们无关,完全是个意外,不过他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类似事件了。

  文森一想起刚才的情形就后怕不已,看来以后再遇到这种事还是躲远些的好。

  从那天起文森就成了安妮家的常客,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他已经能从安妮的眼睛里看到爱的火花了。计划已经成功了,可是文森却高兴不起来,因为雇主接下来的指示是让他趁热打铁赶快向安妮求婚。

  文森是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长大的,母亲一向体弱多病,他的父亲却为了一个有钱的女人狠心抛下了他们母子,所以从懂事起他就不得不挑起家庭的重担,也吃尽了苦头。仇恨的种子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发芽的,所以他骗那些有钱的女人时有种报复的快感,也觉得心安理得。可是安妮就不同了,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纯真善良又富有爱心的女孩,欺骗她总是让文森有种难以言说的负罪感。

  文森不想为虎作伥,于是很委婉地告诉雇主他不想继续下去了,对方听完当即就摔了电话。不过很快就派人给他送来两个礼物让他选择,一个是一捆十万美金的钞票,另一个是一颗带血的子弹!

  文森既不想伤害安妮也不想这么早就去见上帝,所以他选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可惜文森还是把事情给想简单了,他一出门就被拦了回来。那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身上都带着枪,看样子是被派来专门监视他的。

  为首的一个光头佬恶狠狠地警告他说:“求婚的事必须上进行,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文森没有办法,看来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他捧了一大束玫瑰上门求婚,没想到安妮竟然拒绝了,还把他推出门去,任他怎么敲门也不肯再开。文森相信自己的眼睛,安妮明明是爱他的,可是她为什么要拒绝呢,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这是个阴谋?

  文森有些失落的同时又为安妮没落入对方的圈套感到庆幸。他不明白那个神秘雇主为什么非要他这么做,他们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呢?

  雇主显然对文森的工作很不满意,在电话里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警告他说如果明天再搞不定的话就准备收尸吧!

  文森一夜都没合眼,第二天一早就赶到安妮那里,可是等待他的却是一个空房子,安妮已经不知去向了。他本来以为这次自己必死无疑,可是等了一天也没有人来找他算账。不仅雇主没有再打来电话,就连那些监视他的人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文森逃过了一劫,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满脑袋都是安妮柔弱无助的样子,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她自己要走还是被逼着离开的,她现在有没有危险?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些提醒安妮,如果她出了什么事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安心。只是人海茫茫,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文森脑海里忽然想起一个人来——杰西卡!是她找人来对付自己,那她一定知道幕后黑手是谁。只是她对自己恨之入骨,想要从她嘴里套出话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文森精心化妆了一番,脑袋上缠着绷带,腿上打着石膏,坐着轮椅出现在杰西卡面前,然后痛哭流涕地请求她的原谅。他的苦肉计非常有效,杰西卡见他这个样子也吓了一跳,说自己当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才雇人报复的,其实第二天她就开始后悔了。她透露说那个神秘的幕后黑手是旧金山赫赫有名的黑帮老大卡特。

  文森听完倒吸一口冷气,几乎想打退堂鼓了,可是一想到安妮现在生死未卜,他就什么也顾不得了。卡特一向行踪诡秘,连警察都不知道他的准确落脚点,文森更不知如何着手,他只好到卡特的地盘去碰碰运气。结果他的四处询问引起了卡特手下的注意,把他带到黑屋里一顿狠揍,还逼问他究竟是警方的人还是敌对黑帮的探子,幸亏后来遇到了那个监视过他的光头佬才解了围。

  光头佬解释说因为卡特最近被人暗算受了伤,所以这里才会这么如临大敌。文森连忙问起安妮的下落,光头佬却说没有老大发话他不能透露任何消息,不过他答应替文森传个话。半个小时后卡特同意了文森的见面要求。

  文森终于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黑帮老大。卡特胳膊上缠着绷带,面色有些苍白,不过目光依然如鹰隼般锐利:“你没有完成任务还敢大摇大摆地送上门来,胆子不小呀!”

  “我来这里只是想知道安妮的下落。”文森战战兢兢地说明自己的来意。

  “安妮有什么事都和你无关,你也不该问,别忘了你只是被雇来演戏的一枚棋子!”卡特说完就要手下把他赶出去。

  文森知道如果这次不问清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他鼓起勇气告诉卡特,只要能知道安妮的下落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卡特听完足足瞪了他好几分钟,然后脸色逐渐缓和了下来,他示意手下放开文森:“你放心吧,安妮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会伤害她呢!”

  原来安妮的母亲是卡特以前的情人,他们分手后安妮的母亲才发觉自己有了身孕,不过她并没有向卡特提及此事。卡特也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女儿,直到三年前他接到安妮母亲临终前的来信才知道此事。

  卡特本想把女儿接回身边照顾,可又怕自己有不少仇家,挑明身份恐怕会危及到她的安全,所以才一直没有相认。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几个月前安妮突然被查出患有绝症,用尽各种方法治疗都没有效果,医生说她的生命只能按天来计算了。

  卡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知道后几乎要发狂了。后来还是医生提醒他,如果病人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最好能帮她实现,让她能够开开心心、无牵无挂地离开这个世界。

  卡特偷看了女儿的日记,发现安妮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并不害怕,还很高兴这么快就可以和妈妈在天堂相会了。只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能好好谈一次恋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滋味……卡特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方式来满足女儿最后的愿望,所以这才找到了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的文森……他不介意用些欺骗的手段,只要女儿活着时能开心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辈子作孽太多才会报应在女儿身上?”卡特眼里涌上一层水雾,人也像一下子老了十岁。黑帮老大也是人,也有感情,他的悲伤绝不会比任何一个遇到这种情况的父亲少。卡特告诉文森,安妮那天离开后不久就病发住院了,两天后就离开了人世……

  卡特把安妮的日记留给了文森,说:“不管你是虚情也好假意也罢,起码你给安妮带来了快乐,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些。”

  文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他打开日记,找到安妮和自己相遇的日子,看着看着眼泪就淌了下来,因为安妮在字里行间

  都流露着对他浓浓的爱意。他翻到最后一页,只见上面写着:这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今天,文森向我求婚了,没想到我在生命终结前还能寻找到一份真爱,我幸福得都要晕过去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病我还是狠心地回绝了他。我不想让他陷入太深,免得将来他为我的离去而伤心……

  文森心中感慨万千:安妮是那么的善良,直到这时候还在为别人着想,她对这份感情付出了全部的爱。可是自己呢?从头到尾都只是在骗她!这是对那份纯洁的爱的不可饶恕的亵渎,虽然安妮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可是自己的良心将永无安宁!

  文森在安妮的墓前挖了个坑,把一枚钻戒埋了进去,然后开始默默祈祷:“安妮,希望你能在天堂里永远快乐!”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