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500天的爱情故事

时间:2018-01-11 18:20 来源:未知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爱情故事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的时候,他钻进了我的眼睛里。

  那阵儿香港正值秋冬交接,你要是挑那时候来我们这住上个把月,你就明白了——温度计跳来跳去,街上的衣服从羽绒服到短袖乱七八糟,总之大家都很狼狈。香港一点都没有季节感,所以也一点都没有那种,大家在某一天心照不宣地穿上或脱掉厚大衣的愉快。

  在这样的天气里,他每一天都穿着一件黄毛衣,真的是每一天。上面有很多洞,大概这样可以实现冬暖夏凉。以至于我一想起他,脑子里就出现那件扎眼的毛衣。我写作业,我看小说,我逛超市,一枝竹竿挑着那件毛衣,在我心里晃晃悠悠转圈,停不下来。

  我写不成作业了,跑去找他聊天。从工科每个人都要做的遥控小车到十五年前看过相同的恶俗台剧,在手机屏幕这端我咬牙切齿,绞尽了贫瘠的脑汁。这工科男偏偏不开窍,我问什么总爱一本正经地解释,举例子打比方,那叫一个生动形象。我在这边讪讪地来一句,噢原来如此……攥着手机几乎要昏过去。但他很有礼貌,每每我接近要放弃一段对话,“晚安”刚打出来,他却倔强地开启了一个新的话题:“你、你中午是不是吃了油麦菜?”

  我在这头仰面倒在床上,笑得肥肉乱颤,怎么说呢,就,我觉得他也喜欢我。

  这货天天老早坐在图书馆,套着他的黄毛衣,像一只小熊一样毛茸茸地等着我。但他迟迟不行动。我派好朋友去打探消息,他没有领悟。但他还是坐在图书馆,像一只小熊一样等着我。

  我觉得有点受挫,又有点生气。我选了学校里一个最温柔的地方。他看我半天,吞吞吐吐:我…我就是觉得,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不应该被我占有。我问:那你喜不喜欢我?他又看我半天,脸都憋红了,然后轻轻地,试探性地,把我的一根手指,塞进了他的掌心。

  诚实地说,后来我也有认真地心里不平衡过,担心他是不是不够我喜欢他那么喜欢我。你喜欢我怎么不告诉我呢,怎么不快点追我呢?也许他不好意思,也许他以为根本不用说。但是,现在全都不重要了。他让我不再斤斤计较,他让我不再害怕。我愿意把这些写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们属于同一支球队。刚在一起的时候不想声张,训练时自作聪明地一前一后跑出球场,还以为没人知晓。事实上,在我把冰可乐放进他冒汗的手心里,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回操场时,姑娘们早就坐在高高的天蓝色架子上,晃着腿咬着蛋挞,冲我咧开心知肚明的笑。我去深圳看演唱会,他在海边的狂风里去看科大的足球赛当间谍,吹得三脚架都扶不稳,掏出手机发微信说,想你。我们队长瞥了一眼手机屏保,说恭喜啊,终于。

  我们一起仰着头看,春天蓝得过分的天,开得洋洋洒洒的宫粉羊蹄甲,新亚的老榕树枝叶筛过天空,一只筋骨分明的鹰从吐露港的雾气里钻出来,联合那一路的路灯,每一盏都像极了暖黄的月亮。下了雨他用伞面遮住我的视线不给我看路,刮起风他就走到我的前面挡着,我们变成一支小小的军队,我踩着他的步子,一步两步,一直走到志文窄窄的天桥。新亚猫窝在那里挡住路,伸个懒腰露出肚皮,看看他再看看我。我小时候喜欢玩踩地砖的游戏,横竖交错排列,我给自己规定只能踩竖的,横的就是地雷。这么无聊的游戏他陪我玩了快两年,还给我记分,一千分换一个芒果卷。于是我愈发奋进,在蒙民伟前面左右开弓,踩得旁若无人,他无奈地笑,轻轻扶住我的手。有时我和他生气,有理或者无理,吵到快没话说的时候,我赌着气问一句:多少分了?他也赌着气回:够换三个芒果蛋糕了,大的。其实根本就不够,我记着呢。

  日子久了,一切变得淡淡的,像水墨画。昨天晚上,我突然梦见婚前焦虑,特别真实。醒来哭笑不得,结婚?!连概念都没有,好多女孩从小向往婚纱,我就只是觉得,挺好看。不嫌丢脸地把梦和他说了,他说,哈哈哈哈。晚上聊起这事,他又说,你不想结婚都可以。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不结婚。你不想生小孩,就不生,我们玩别人的。他那么喜欢小孩,而他那么认真。

  我爱喵爱汪,他也跟着我天天蹲在那不知疲倦地逗弄,于是我以为他也喜欢。我们还兴冲冲地说,以后要养一只黏人的小猫和一只温柔的大狗。那天去猫民宿,猫咪在屋子里、沙发上走来走去,一会伸出爪子要握手,一会又卧在我膝上。它是主人,当然横行霸道惯了。我和猫玩得热闹,也许是冷落了他,他在旁边抿着嘴,有点不高兴。问他,他说,猫把你抢走了。

  我笑,你和它玩呀,它好喜欢你,总要蹭你。

  他说,嗯。摸摸它的毛,猫走近了又躲。

  我说,你怕它的爪子啊?那只猫没剪指甲,长长尖尖的,我也怕被它抓到。

  他看着我,犹犹豫豫的。过了一会才说,嗯。但他又伸出手,碰碰猫的毛。

  我知道了,他可能没有那么喜欢猫。(但是在离开那家猫屋的时候他隔着门缝偷偷瞅了它好久。)但他知道我那么喜欢,于是也努力喜欢,甚至怕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想起我们刚在一起时,我独自跑去深圳看朴树演唱会的那晚,他从球场回来,听了一晚朴树的歌,听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第二天,他也是这样犹犹豫豫地问我:“如果,如果我不喜欢朴树怎么办?”

  其实我有时也在想啊,如果我其实没那么热爱足球怎么办?如果我不想结婚怎么办?如果……如果我一点点都喜欢不来广东菜怎么办?

  我要认真地告诉你,就算你一点点都不喜欢猫,都没关系。就算你讨厌猫,都没关系。我们就不养猫,去公园玩别人的。我就自己听朴树,听着听着你也许会忍不住凑过来。我就还是会每个星期跑去球场看你,听你讲巴萨讲得眼睛发亮。我们就去尝尝碱水面好咯,但那之后,得补上一大顿火锅才行。

  我这么告诉你,也这么告诉我自己。

  春天了。从冬天到春天到夏天到秋天到冬天到春天,谢谢你如兄如父,如挚友,如爱人。那些因为有了你,才得以触碰到自我的边界的时刻。那些无比艰难,度过后却因而更加坚强完整的时刻。还有那些温柔的时刻干净的时刻孩子一样的时刻。那些相互支持的时刻,那些泡在自我纠结的池塘里,湿淋淋地被你捞起来扛在肩上迈开步子回家的时刻,世界是倒着的,星光满天,你轻轻骂一声傻,于是我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被解决。

  春天了。从冬天到春天到夏天到秋天到冬天到春天,我爱你。在春天,我们会一起爬上山腰的树,一人占领一片叶子。阳光或者雨水会透过枝叶的缝隙漏下来,我们就坐着,时间流逝,而我们慢慢地看。

  作者:吕品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