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故事 > 古代爱情故事 >

沈三白和芸娘的爱情故事

时间:2018-01-19 17:14 来源:未知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芸娘与三白同齿而长其十月,自幼姊弟相呼;芸娘蕙质兰心:“娴女工,三口仰其十指供给”、“绣制精巧”、“刺绣之暇,渐同吟咏,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之句”。“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亦是美人一个。沈复迷恋上芸娘,非她不娶,母上大人也喜欢她,因此就先定下了姻缘。

  当年堂姐出嫁,十三岁的沈复一起去参加婚礼:“是夜送亲城外,返已漏三下,腹饥索饵,婢妪以枣脯进,余嫌其甜。芸暗牵余袖,随至其室,见藏有暖粥并小菜焉,余欣然举箸。忽闻芸堂兄玉衡呼曰:“淑妹速来!”芸急闭门曰:“已疲乏,将卧矣。”玉衡挤身而入,见余将吃粥,乃笑睨芸曰:“顷我索粥,汝曰‘尽矣’,乃藏此专待汝婿耶?”芸大窘避去,上下哗笑之。余亦负气,挈老仆先归。自吃粥被嘲,再往,芸即避匿,余知其恐贻人笑也。”小儿女的形态跃然纸上。

  “廿四日为余姊于归,廿三国忌不能作乐,故廿二之夜即为余婉款嫁。芸出堂陷宴,余在洞房与伴娘对酌,拇战辄北,大醉而卧,醒则芸正晓妆未竟也。是日亲朋络绎,上灯后始作乐。廿四子正,余作新舅送嫁,丑末归来,业已灯残人静,悄然入室,伴妪盹于床下,芸卸妆尚未卧,高烧银烛,低垂粉颈,不知观何书而出神若此,因抚其肩曰:“姊连日辛苦,何犹孜孜不倦耶?”芸忙回首起立曰:“顷正欲卧,开橱得此书,不觉阅之忘倦。《西厢》之名闻之熟矣,今始得见,莫不傀才子之名,但未免形容尖薄耳。”余笑曰:“唯其才子,笔墨方能尖薄。”伴妪在旁促卧,令其闭门先去。遂与比肩调笑,恍同密友重逢。戏探其怀,亦怦怦作跳,因俯其耳曰:“姊何心舂乃尔耶?”芸回眸微笑。便觉一缕情丝摇人魂魄,拥之入帐,不知东方之既白。”此段绝壁为花样虐狗段。

  二人同甘苦、淡名利、常知足,将贫苦的生活过的有趣,在穷困潦倒中追求美丽,还有拈花一笑,见性成佛的默契,伉俪天成。

  作者:莉莉安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