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动物亲情故事 >

狼王复仇

时间:2018-01-14 15:12 来源:未知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那一年,我二十七岁,正是崇尚冒险和流浪的年龄,我喜欢广阔的雪野,喜欢探险。於是苍茫的林海雪原,就成了我的旅行目标。在巧妙地拒绝了村民的劝告後,我独自一人带著猎枪和相机,闯进了迷宫一般的巴刻山脉。

  1初遇狼王

  入山第一天的旅行中,我便大意地向大山深处走去。傍晚时,在一棵大树下遇到了一只被兽夹夹住一条腿的公狼。出於一股书生之仁,我用猎枪击断了铁链。那只狼注视了我一眼,一阵莫名其妙的恐惧令我举起了枪,可为时已晚,狼拖著铁夹淩空扑了过来,『砰--!』我的肩部受伤了,猎枪被打落在地,我绝望地看著它贪婪的目光。

  突然,大山深处传来了一声狼嗥,树丛後『呼』的一声巨响,又一只狼扑了出来。狼王!没错,那是一只狼王,万狼之首的狼王,传说中可以独搏虎狮的狼王。敏捷的身躯,瘦长的狼耳,还有一身身经百战的疤痕,最注目的,是它额前被山民们传说的白色标记。狼王挡在了我的身前,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吼声,那只独狼警惕地看了狼王一眼,後退了两步,突然从一个斜角向狼王冲过来,它极快地张嘴咬向狼王的颈部。狼王也在一瞬间人立而起,以比独狼几乎快十倍的速度闪过这一击,然後闪电般扑到独狼的背上。独狼惨嗥连连地奔向丛林深处。狼王只在离开的那一刹那,才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突然有一股熟悉的感觉--那目光不是幽绿阴险的,像极了人的目光,那温情的一眼,与刚的野性和敏捷简直有天地之别。

  之後的两天中,我经历了千难万险,终於到达了巴刻山脉的心脏,在疲惫与独喜之後,我准备第二天向山外前进。

  2走进狼群

  可这时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我的相机丢了。那裏有我进山後的一切照片。我花了两天的时间去寻找相机,这一延误导致了最後几乎致命的後果:遭遇暴风雪。

  在一天一夜的风雪後,可我发现迷路了。

  三天後,我已经绝望了,终於,我在恍惚中倒下了,四周是一片洁白,一片宁静...。

  当我醒来时,眼前是一片清丽的碧蓝,突然一个狼头闯入了我的视野,在我的脸上嗅了嗅,一双喜悦的眼睛看著的我的双眼--那是我所看到的最有人情味的一双眼睛,甚至比有些人都有人情味。额前一片白毛,没错,是狼王!

  我挣扎著坐了起来。天哪!我看见了几千只狼,几千只无忧无虑的野狼。温柔的母狼,淘气的小狼,在这片空地上自由自在地嬉戏追逐著。这应该是狼群过冬的住所。

  我慢慢地站了起来,狼王缓缓退到离我三四步的位置上,眨著眼睛注视著我的身後。我回头一看,我的猎枪,难道...,我把猎枪摘了下来,扔到身後。心裏想:赌一把吧!反正身上也没几两肉了。扔枪後一刹那,狼王跑到了我的身前向狼群长嗥三声,狼群接受了我--一个人类的成员走入了狼群的世界。我和狼群在一起生活了大约半个月,这裏的狼,我所接触的每一只狼,却不是书上所描绘的贪婪、狡诈和凶残。

  3洩露天机

  不久大雪化去,我必须趁这个机会出山。那天,我在狼王的指引下走出山林,找到山外的路口。待我回头时,狼王已不见了,消失在茫茫林海中...。

  来到山外的一个小村,这裏的人们热情而惊讶地接待了我,我向他们讲述了所发生的故事,他们只是宽容的笑笑。我不禁恼羞成怒,向他们讲了狼王的故事以及他们的领地,还有领地的位置,狼群的出没...。

  村民们更加不相信了。但有一个人没有把这当成笑话,悄悄地跑到了邻近的几个山村,联络了数十名猎户,带著火药和猎枪进山去。

  那天夜裏,我莫名其妙的失眠了,我的心怎麼也静不下来。我偶一抬头,发现山林之中有一片红光,就在狼群领地的方向,我心中猛地一惊!莫非有人去...正在此时,村口传来了一片喧闹声。

  猎户们都带著丰厚的几乎难以想像的收获回来了,他们在村口的老店中烤肉喝酒,相互吹著、骂著,火光照在他们兴奋的脸上。我呆立著,听他们讲如何用火驱赶狼群,如何射杀公狼、母狼乃至小狼,如何威风地冲入受惊的狼群,如何用烟熏出洞裏的幼狼...。

  4血洗猎人

 ...我突然一激灵,直觉告诉我狼王可能来了,於是我不顾一切地大声喊:『快跑,狼群来了!』回答我的是一阵哄笑声,我冲了过去,抓住为首的一个黑大个猎户,狠狠地抽了他一耳光,转身就跑回村裏,猎户们勃然大怒,一窝蜂向我追来。

  我在村子裏被愤怒的猎户们围住,正在这时,一声凄厉的狼嗥在村口响起,人们刹那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事情,『是狼群!快点火吧!』一个有经验的老猎户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轰的一声猎人四散奔开,立时,四处响起了一阵惨叫声。在狼群扑来前的几秒钟,我冲向村落旁的一棵老树,飞快地爬了上去。黑暗中,无数声狼嗥和山民的惨叫声在附近响起,冷汗浸透了我的背心,可滚烫的热泪,却顺著面颊滑进嘴裏。夜色渐渐地消褪了,天地相接处透出了乳白的曙光。当雪亮的朝阳刺痛我的双目时,我才猛地从寒冷中惊醒,睁开了双眼,狼群已经退了,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猎人活著。到处都是白雪,鲜血;到处都是狼屍,人屍...。

  在村口的路旁,我远远的看见了一个黑点。我知道,那是一只狼,但我没有避开,我抬起了猎枪,默默地迎了上去。是狼王向我走来,我的枪口对著它的『天目』,手指搭上了板机。狼王停了下来,默默地注视著我和我的枪口。生命,又一次在茫茫雪海上对峙著。

  血,我看见了狼王的後腿上凝结的伤口又裂开了,刺目的血痕在洁白的雪地上结成了红色的伤疤;枪,在我手中轻轻颤抖。

  我终於把枪口低了下来,狼王注视著我,它抖了抖头,转身向侧面的大山奔去,不一会见,就消失成了一个没有终结的句号...。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